且由他去

继昨天的问题之后,今天收到一个类似的问题.

问:也想问小道君一个问题。我也是个北邮学生,网上很多人骂 GFW,骂方,这个我觉得很正常,我也支持,但是总有一些人总要顺道要贬低下北邮这个学校,说什么从小教育小孩儿千万别考北邮(我心想这人还真看的起北邮,需要从小教育,要不然小孩儿一定奔着北邮去了),呼吁高考的人别报北邮等等,感觉在他们眼里北邮的学生都是做 GFW 的。小道君怎么看这些人?怎么看北邮的学生?

答:这个提问让我想起网上常见的地域吵架贴来了。不过说地域吵架贴之前先分享一则记载在《古尊宿语录》中的问答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你看,这些大师也六根不清境。还「再待几年你且看他」,一股要瞧人笑话的架势,要我说啊,一个「不要理他」就行了。

这位同学,你的困扰在不自觉的把自己「归类到某个集体」中,然后当听到有人的话语对你默认的集体不敬,你就会觉得受到了冒犯。正比如网上的地域贴,什么东北人怎么怎么样,新疆人怎么怎么样,河南人怎么怎么样,然后你看帖子下面,一大堆跟着吵架的。再比 IT 行业不同编程语言之间的争吵,也是长年累月的,很多人不自觉的把自己归为某一群体,然后自觉的站队,维护那个不存在的集体的尊严。其实说到底是一种自卑的心理作怪。

说起你的情况,也是如此。即使有人贬低你的学校,你应该明白跟你其实关系不大,淡然对之就是了。没必要非要吵出来个一二三四来,没有必要。网友骂方某人,迁怒于贵校,你也应该理解,真正的明白人不会看不起贵校的学生。客观的人不会这样。

明白事理比吵架吵赢更为重要。

祝好!

题图:为天心与晃晃师兄造像 网上找的. by 姜岸 挺应景的 😀且由他去

除了要骂流氓,当然也要骂狗腿子

今天翻看微信后台的留言,发现好几个新订阅者在嚷嚷这几天没「干货」,我说过很多次要看干货上一边看去,我爱怎么写就怎么写,爱写什么就写什么。

先说说今天的题图吧,看到这张图猜测一下这么科幻的建筑是在哪里?

朝鲜

朝鲜平壤。

这几天媒体上都在讨论朝鲜核试验的事情。今天先是看了一个 NHK 电视台拍的纪录片,讲的是朝鲜北逃者(脱北者)的生活;然后看了一个让人喷饭的视频,央视访谈,某专家说「中国为六方会谈进行了最大努力,免费提供场地,免费提供咖啡饮料…」很有笑点;然后微博上看到了一则新闻,说是中国东北深受朝鲜毒害,毒品泛滥,触目惊心。

有朝鲜这么一个流氓国家做邻居,看来所谓的睦邻友好是不太现实的。像我们这些普通人即使不关心这种地缘政治,这些政治影响也会影响到每个人。比如,我的老家是东北的,看到东北受到朝鲜毒害,或许就会间接或直接的影响到自己的生活。以前看过吉林白山的县志,提到最近十几年来,经常有朝鲜士兵越境偷盗抢劫,其实也离我们不远。

现在朝鲜在距离中国国境这么近的地方进行核试验,即使这一次不造成污染,难免以后会搞出大问题来。

今日问答:

问:GFW 对互联网行业发展有哪些危害呢?我是北邮学生,校内有许多人对方校长持有的态度是「被墙了你不会翻吗?不骂政府骂方滨兴有什么用!」而我在其他任何地方得到的都是很严酷的人身攻击。我目前的认识是GFW是反人权的,但是看到有人说防火墙对于翻墙不成问题的IT者来说是更大的灾难,你能在这个问题上提供一点看法吗?

答:这位北邮同学你好,很高兴你能思考这个问题。

GFW 背后的根源还是审查制度的存在。至于审查制度,要讨论的话可能就更加敏感。我们还是回来吧,就 GFW 说说对互联网行业造成哪些危害。

「信息」的本质特点是可廉价复制,还要可以广泛并且快速传播才能体现出其应有价值,如果传播的途径受阻,那么信息的价值则会衰减。所以,任何阻碍的信息传播的手段都我们整个社会来说,其作用都是负面的,是历史的倒退。

根据上述论断,稍微有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GFW 对互联网的生产力无疑起到了极大的破坏作用。对于个人来说,即使少数人能翻墙,但对于大多数人,要访问一些常规的信息还是造成了极大的干扰。比如你查询一则技术信息,正常情况下,可能几秒钟你就有了答案,但是,在 GFW 存在的情况下,如果链接突然打不开了,即使你能翻墙,那么也要耽误时间,耽误精力;如果不能翻墙,那么无法得到中立客观可靠的技术信息。这就是破坏。

对信息技术从业者来说,GFW 的存在从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我们获取国外第一手的信息和技术服务,这样必然提高我们做事情的成本。比如类似 Amazon 的云计算服务,无法进入到国内,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几乎就要自己从头搭建各种服务,这种无疑是低效的,而且代价太高,且会提高时间成本。再者,阻碍获取及时的信息也会很大程度上造成创新能力的低下,只能模仿与抄袭。这个说法或许过于武断,只是我的观点。

对于流氓和流氓们的狗腿子来说,除了要骂流氓,当然也要骂狗腿子。这并不矛盾。有一个成语叫「助纣为虐」,对于纣,我们当然要骂,但是对于助纣为虐的人难道就不骂了么? 这些人当然有选择不跟政府合作的自由,但是他选择了合作,那么他就要承受骂名,别他妈的说自己冤枉。

就简单说到这里吧。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访问我以前写过的一篇《伸手党》

抄袭

从昨天到现在没闲着,一直在调试昨天说的那个小「玩具」。

程序用的就是 Paul Graham 的 Hacker News 的代码,所以跟 HN 很像这是正常的。不过不正常的是,立刻就有人说这是抄袭 HN,问题是,这套代码是开源的。

这就是我们一部分人的思维,只要看界面像,立刻就是抄袭。

话说回来,为什么要弄这个玩具呢?

我自己需要一个这样的工具。就是每天打开浏览器,我能大致知道这个行业,关于创业、技术、产品,出现了哪些值得阅读或是值得关注的内容。不一定是最新的内容,那是科技新闻网站要做的事情,我想知道的是潜在的「热点」,或者是一些小众化的流行内容,比如一位技术专家写了一篇技术文章,有深度,但是领域比较窄,这样的文章可能永远也不可能在 36Kr 或者 CSDN 或是新浪科技的首页上看到,但是,我需要。

以前用 Google Reader 是可以完成一部分的需求的,不过自从 Google 主动对 Google Reader 自宫以后,要发现类似的信息成本就变得高了起来。所以,需要一个这样的工具。

但是,既然有了 HN ,又弄一个克隆的东西干嘛呢? 没错, HN 每天我也在看,但是由于语言的关系,那上面永远也不可能出现中文的信息。HN 不可或缺,但是,我还需要更多。

那么,你为什么不自己写一个呢或是用其它类似的程序呢? 自己从头做一个没有必要,即使自己写一个,也不可能有 news.arc 这么好。这个程序唯一的遗憾是可定制化不那么灵活,当然搭建也的确费事,但是核心功能已经足够好了。其它类似的程序,都没有这个这么好。

那么你弄了这个东西就一定能解决你的问题么?不一定。这个东西需要多人合作才能玩得转。一个人或者少数人的视野依然有限,必须要更多的参与者。

怎么才能用呢? 简单的说,注册,提交你认为值得提交的内容,看到别人提交的不错的内容做个投票。这几点就够了。

欢迎哪些人来玩? 创业者,技术人,投资者… 对科技类新闻感兴趣的所有人.

一起玩吧。

题图:罗马尼亚插画家Oana Livia Apostu的彩色插画

点击{阅读原文} 即可访问. 如果访问不到,那是性能抗不住了 🙂 昨天已经加了不少内存上去。大家轻点点击…最好在电脑上访问.

http://news.dbanotes.net抄袭

谣言

云南白药2

如果细心一点,会发现最近几年春晚之后都会有人火速编造谣言。比如今年是谁扇了谁一巴掌,前年是某个草根女孩被打,要么是恶作剧,要么是炒作。热乎气儿都不过半天。

今天看到另一个谣言是说某互联网企业家去世了,大过年的,这他妈要多大的恨才能编造这样的谣言啊? 这都一些什么人啊?

我很欣慰没有人通过微信给我传递这种小道消息,这多少说明订阅小道消息的朋友还是具有相当不错的辨别能力的。感谢你们!

说点别的吧。今天看到一则「2012年互联网创业者生存与发展报告」,一般看到报告都要看一下样本,这份样本说是参与调查有 5000 个创业者,姑且信这一回。一些有趣的数据:

1. 年轻化.2012 年 68% 的创业者是 80 后,16% 是 90 后。好家伙,这就 84% 了啊。按理说年轻化也很正常. 不过 90 后都占了 16%,这可有点不太正常.

2. 不赚钱. 盈利状况:半数的创业者年收入不超过 1000 元。看到这个数字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真不知道这些创业者这是在干啥。靠激情和西北风活着么?

或许更应该谴责的是那些忽悠刚走出校园的年轻人创业的投资家们以及各学校的就业办。简直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年轻朋友去创业,跟土法炼钢大跃进其实也没差多少。

题图:对云南白药事件的几个疑问. 我前几天发的一条长微博。字体有点小,但也能看清。

我昨天闲着没事搭建了一个小玩具,点击{阅读全文} 可以访问. 欢迎给我反馈. 嗯,Startup News ,希望利用群体协作给初创企业的人员提供一些有价值的资讯. 不过还是要记住,争取早点赚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