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视孕妇也是生产力?

孕妇

今天白鸦替微信团队诉了一回苦,我也很受触动。微信团队的确很勤奋,也远比我们想象的辛苦,或许每个用户,尤其是公众帐户都应该做一下换位思考,尽量少抱怨为什么有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有那样的限制(有些限制未免不是好事),少去干扰他们,让他们更有效率的为更多人服务吧。

有人在微信里问我「你推荐了了很多好的微信号,你自己的关注锐减怎么办?」 没事,写的好的帐号自然应该受到更多的关注。如果我推荐过的帐号随着关注度的上升,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我也很高兴。当然了,虽然我很希望那些好文章都是我写的。不过我想上帝不会那么偏心的。

昨天一位朋友在微信上给我爆料,关于孕妇在公司受歧视的事情。我开始还以为是普通员工孕期受歧视,毕竟在中国这已经算见怪不怪了。不过倒是听到了好几个作为高层管理者的女性在怀孕期间受到歧视的案例。很是惊讶。都做到 VP 或 CFO 级别的女人,在怀孕期间居然也有受到上司的歧视。而且,这还是国内一家相当大的,经常鼓吹人性化管理的公司。

摘取几个事例,大家感受一下。

1. 某四十岁高龄孕妇,CFO,孕期八个月的时候,素以执行力见长的老板问她:你预产期什么时候? 答:某月某日. 老板说: 呦,刚好是董事会啊,你参加还是不参加呢? CFO 汗,想了想,说,提前剖了吧。于是,提前剖腹产,按时参加了董事会。

2. 某 VP 级别的管理者,也是高龄孕妇,早年流产没保住,包不容易怀上一个。但老板要求隔三差五的出差,飞来飞去,孕吐又很厉害,经常折腾的不成样子。

3. 某高层管理者,大着肚子进了公司,在公司对管理者的洗脑之下,总觉得内心愧疚,于是一直加班,临盆那天还加班到晚上 10 点,凌晨一点就进了产房。

这些都被作为该公司所谓的正面案例所宣传。实际上,这算么? 也或许有人说,这不算是「歧视」吧,看上去倒是像这些女高层自己找的。也或许吧。不过把怀孕的女员工当牲口使总给人感觉怪怪的。

为避免对号入座,大家就别猜是哪家公司了吧。只是给大家参考一下职场的残酷,顺便问问,各位遇到的歧视孕妇的案例多么? 可以发给我诉个苦。

{今日小道}

1. 据说鸟叔跟国内某互联网公司签了一个天价的代言. 大家猜猜是哪一家? 提示:未上市的. 规模够大. 我听到后吓了一跳,我一直觉得鸟叔应该签一家山寨机厂商的. 广告都设计好了: 鸟叔一出来就音乐大作,音响咣咣地效果还特好,跳完一句「江南 Style」 后鸟叔擦一把汗,把马路砑子上的山寨机拿起来… 原来音乐都是手机放出来的. 可惜, 故事不是这个样子地…

2. 有一位朋友发短信告诉我爱奇艺和 PPS 的收购绯闻居然是真的. 我真是一天被忽悠八遍,大哥们啊,不带这么逗我的. 这让我怎么跟几万读者交代? 此条信息只为澄清啊. 望周知.

3. 据说新浪微博 iPad 版开发人员要集体辞职。据说导火索是因为打卡上班。这…

题图: 漫画 Pregnancy Discrimination Georgia

点击 {阅读原文} 可以下载 Startup News iOS 客户端. 同时支持 iPhone 与 iPad.

数据解释

Zen_of_Jobs

友情提示: 请各位读者不要再转给我各种第三方应用的垃圾消息. 没错,各种垃圾消息. 屡劝不改,直接拉黑.

前天和几个朋友吃饭的时候被问到:你的小道消息的爆料有没有什么原则的?

当然有。

1. 消息要有来源. 当然我会保护信息源,尤其是保护爆料人. 而且,必需有两个以上的来源,能够形成证据链. 我不会无凭无据的就爆料.

2. 针对事情或者是公司层面的事情, 尽可能的不讨论具体的人,也别涉及到别人隐私.所谓对事不对人.

3. 消息会不会都准确? 坦率的说我做不到. 但这是我的目标.

4. 如果之前的方式方法有问题,我会在后续的过程中继续改进.

以上可以称之为「小道准则」. 期待有更多朋友爆料.

人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嘛,估计有不少读者是兴冲冲的来打听纯粹的八卦的,再次说明一下,对不起,可能会让你失望. 建议赶紧退订.

{今日随感}

每天在微博上都能看到大量的数据图表,各种晒数据什么的。不少对数据感兴趣的人都是在做数据「分析」,知其然,然后再得出所谓的「结论」,或者被别人的结论带到沟里去。很少有人去对数据进行「解释」- 知其所以然。只有能解释通的数据才有价值。

这个领域,大有可为。

{今日小道}

爱奇艺收购 PPS 是假消息的可能性非常大(Updated: 后来证实了是真的)。前几天我听到的另一个事儿是之前阿里也投资过 PPS。但没看到过有新闻披露这个事情。网上流传一张「一张图了解阿里投资」,其中有大量的错误.

题图:The Zen of Steve Jobs

{帐号推荐}
很多朋友问我以前推荐过的微信帐号都有哪些,我推荐过不少,重新筛选出一个列表,点击下面的 {阅读原文} 即可看到。以后这个列表还将持续更新。

如果是在电脑上访问,请访问如下地址:
http://hutu.me/wechat

自己动脑,丰衣足食

The_Simpsons

昨天我推荐的 TimeManic,应该为 ManicTime. 有些人说搜索不到,有好奇心的人稍微想个办法就能找出来我说的是哪个软件. 我是故意写错的么?

因为经常收到各种各样的反馈信息,从这些反馈信息种我能了解到很多用户的行为. 有一个我非常不喜欢的反馈方式就是不动脑子直接来问. 比如,贴了一条 URL 到微博上,如果这个 URL 是被屏蔽的,有的人会想办法翻墙去看;有的人想都不想,直接留言打不开;留言的或许还算好的,有些点击看打不开,直接就放弃了。

推荐一个 iOS 应用,一定会有人在下面问:有 Android 的没有? 把两个平台的地址都贴上,有人来问,有 Windows Phone 的没有? 把 WP 的也贴上,会有人来问:有黑莓的么? 把黑莓的也贴上… 抱歉, 140 个字儿限制贴不下了。这些问其他平台的或许有的只是来逗哏,有的则是根本没动脑子,懒得去搜索。没那份耐心,你推荐了,就是你的责任,我想知道其他内容,最好你就告诉我。Don’t make me Think.

再比如,现在微信已经具备查看公众帐号历史信息的功能了,但每天还是有一大堆人来问,怎么查看历史内容啊? 以前的内容怎么看? 微信一共就那么一点功能,跟传统的计算机软件相比,足够简单了。如果你还觉得微信复杂,肯定是你足够懒。花个几分钟时间,把每个功能点开看一下,查看内容的时候点击右上角的功能按钮看一下,各种疑问自己就可以解决了。为什么不自己想一下办法就什么都去问呢? 难道真是觉得动脑筋是下等人的事情,都来不耻下问了?

还有一种常见的问题是你告诉我怎么学习某某知识. 怎样学某某技能最快? 研究某某技术看那本书最好? 哪家公司工资最高? 学什么最有前途. 其实这些我也不知道。

归根结底还是,没有好奇心,也没有耐心,都想走捷径。但最后发现自己反而失去了走路的能力。

我不敢想象一个人如果不再自己积极寻找答案会是什么样子。或许这是一种退化。

这条信息发出之后,估计该有人来问你怎么培养好奇心呢? 怎么寻找答案呢? 我也不知道。知道也不告诉你。

题图: The Simpsons: Bigger than God.

点击 {阅读原文} 可以下载前面提到的 Startup News iOS 客户端. 同时支持 iPhone 与 iPad ,如果嫌界面不好的话,先忍忍,争取一点点的改进。毕竟能获取到及时有趣的信息比一个界面更加重要. 不是么?

生命科学与骗术

生命科学与骗术

文/王小波

我的前半生和科学有缘,有时学习科学,有时做科学工作,但从未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充当科学的辩护士,在各种江湖骗子面前维护它的名声——这使我感到莫大的荣幸。身为一个中国人,由于有独特的历史背景,很难理解科学是什么。

我在匹兹堡大学的老师许倬云教授曾说,中国人先把科学当作洪水猛兽,后把它当作呼风唤雨的巫术,直到现在,多数学习科学的人还把它看成宗教来顶礼膜拜;而他自己终于体会到,科学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但是,这种体会过于深奥,对大多数中国人不适用。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科学有移山倒海的威力,是某种叫作“科学家”的人发明出的、我们所不懂的古怪门道。基于这种理解,中国人很容易相信一切古怪门道都是科学;其中就包括可以呼风唤雨的气功和让药片穿过塑料瓶的特异功能。我当然要说,这些都不是科学。要把这些说明白并不容易——对不懂科学的人说明什么是科学,就像要对三岁孩子说明什么是性一样,难于启齿。

物理学家维纳曾说,在理论上人可以通过一根电线来传输;既然如此,你怎么能肯定地说药片不可能穿过药瓶?爱因斯坦说,假如一个车厢以极高的速度运动,其中的时间就会变慢;既然如此,三国时的徐庶为什么就不能在人间?答案是:维纳、爱因斯坦说话,不该让外行人听见。我还听说有位山里人进城,看见城里的电灯,就买个灯泡回家,把它用皮绳吊起来,然后指着它破口大骂:「妈的,你为什么不亮!」很显然,城里人点电灯,也不该让山里人看到。现在的情况是:人家听也听到了,看也看到了;我们负有解释之责。我的解释是这样的:科学对于公众来说,确实犯下了过于深奥的罪孽。虽然如此,科学仍然是理性的产物。它是世界上最老实、最本分的东西,而气功呼风唤雨、药片穿瓶子,就不那么老实。

大贤罗素曾说,近代以来,科学建立了权威。这种权威和以往一切权威都不同,它是一种理性的权威,或者说,它不是一种真正的权威。科学所说的一切,你都不必问它是从谁嘴里说出来的、那人可不可信,因为你可以用纸笔或者试验来验证。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有验证数学定理的修养,更不见得拥有实验室,但也不出大格——数学修养可以学出来,试验设备也可以置办。数学家证明了什么,总要把自己的证明写给人看;物理学家做出了什么,也要写出实验条件和过程。总而言之,科学家声称自己发明、发现了什么,都要主动接受别人的审查。

我们知道,司法上有无罪推定一说,要认定一个人有罪,先假设他是无罪的,用证据来否定这个假设。科学上认定一个人的发现,也是从他没发现开始,用证据来说明他确实发现了。敏感的读者会发现,对于个人来说,这后一种认定,是个有罪推定。举例来说,我王某人在此声明自己最终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我当然不是认真说的!),就等于把自己置于骗子的地位。直到我拿出了证明,才能脱罪。鉴于此事的严重性,我劝读者不要轻易尝试。

假如特异功能如某些作家所言,是什么生命科学大发现的话,在特异功能者拿出足以脱罪的证明之前,把他们称为骗子,显然不是冒犯,因为科学的严肃性就在于此。现在有几位先生努力去证明特异功能有鬼,当然有功于世道,但把游戏玩颠倒了——按照前述科学的规则,我们必须首先推定:特异功能本身就是鬼,那些人就是骗子;直到他们有相反的证据。如果有什么要证明的,也该让他们来证明

现在来说说科学的证明是什么。它是如此的清楚、明白、可信,绝不以权威压人,也绝不装神弄鬼。按罗素的说法,这种证明会使读者感到,假如我不信他所说的就未免太笨。按维纳所说的条件(他说的条件现在做不到),假如我不相信人可以通过电线传输,那我未免太笨;按爱因斯坦所说的条件(他说的条件现在也做不到),假如我不相信时间会变慢,也未免太笨。这些条件太过深奥,远不是特异功能的术者可以理解的。虽然那些人可能看过些科普读物,但连科普都没看懂。在大家都能理解的条件之下,不但药片不能穿过塑料瓶,而且任何刚性的物体都不可能穿过比自身小的洞而且毫发无损,术者说药片穿过了分子间的缝隙,显然是不要脸了。那些术者的证明,假如有谁想要接受,就未免太笨。如果有人持相反的看法,必然和「骗」字有关;或行骗、或受骗。假如我没有勇气讲这些话,也就不配作科学的弟子。因为我们已经被逼到了这个地步,假如不把这个「骗」字说出来,就只好当笨蛋了。

关心「特异功能」或是「生命科学」的人都知道,像药片穿瓶子、耳朵识字这类的事,有时灵,有时不灵。假如你认真去看,肯定碰上他不灵,而且也说不出什么时候会灵。假如你责怪他们:为什么不把特异功能搞好些再出来表演,就拿他们太当真了。仿此我编个笑话,讲给真正的科学家听:有一位物理学家致电瑞典科学院说:本人发现了简便易行的方法,可以实现受控核聚变,但现在把方法忘掉了。我保证把方法想起来,但什么时候想起来不能保证。在此之前请把诺贝尔物理奖发给我。当然,真正的物理学家不会发这种电报,就算真的出了忘掉方法的事,也只好吃哑巴亏。我们国家的江湖骗子也没发这种电报,是因为他们的层次太低。他们根本想不到骗诺贝尔奖,只能想到混吃混喝,或者写几本五迷三道的书,骗点稿费。

按照许倬云教授的意见,中国人在科学面前,很容易失去平常心。科学本身太过深奥,这是原因之一。民族主义是另一个原因。假设特异功能或是生命科学是外国人发明的,到中国来表演,相信此时它已深深淹没在唾液和粘痰的海洋里。众所周知,现代科学发祥于外国,中国人搞科学,是按洋人发明的规则去比赛规定动作。很多人急于发明新东西,为民族争光。在急迫的心情下,就大胆创新,打破常规,创造奇迹。举例来说,五八年大跃进时就发明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一样,上点岁数的都记得:一根铁管,一头拍扁后,做成单簧管的样子,用一片刀片做簧片。他们说,冷水从中通过,就可以变成热水,彻底打破热力学第二定律。这种东西叫作「超声波」,被大量制造,下在澡堂的池子里。据我所见,它除了割破洗澡者的屁股,别无功能;我还见到一个人的脚筋被割断,不知他现在怎样了。「特异功能」、「生命科学」就是九十年代的「超声波」。 「超声波」的发明者是谁,现在已经不可考;但我建议大家记下现在这些名字,同时也建议一切人:为了让自己的儿女有脸作人,尽量不要当骗子。很显然,这种发明创造,丝毫也不能为民族争光,只是给大家丢丑,所以让那些假发明的责任者溜掉有点不公道。我还建议大家时时想到:整个人类是一个物种,科学是全人类的事业,它的成就不能为民族所专有,所以它是全人类的光荣;这样就能有一些平常心。有了平常心,也就不容易被人骗。

我的老师曾说,科学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学习科学,尤其要有平常心。如罗素所言,科学在「不计利害地追求客观真理」。请扪心自问,你所称的科学,是否如此淳朴和善良。尤瑟纳尔女士说:「当我计算或写作时,就超越了性别,甚至超越了人类。」请扪心自问,你所称的科学,是否是如此崇高的事业。我用大师们的金玉良言劝某些成年人学好。不用别人说,我也觉得此事有点可笑。

现在到了结束本文的时候,可以谈谈我对所谓「生命科学」的看法了。照我看,这里包含了一些误会。从表面上科学只认理不认人,仿佛它是个开放的领域,谁都能来弄一把;但在实际上,它又是最困难的事业,不是谁都能懂,所以它又最为封闭。从表面上看,科学不断创造奇迹,好像很是神奇,但在实际上,它绝无分毫的神奇之处——如马林诺夫斯基所言,科学是对真正事实的实事求是——它创造的一切,都是本分得来的;其中包含的血汗、眼泪和艰辛,恐非外人所能知道。但这不是说,你只要说有神奇的事存在,就会冒犯到我。我还有些朋友相信基督死了又活过来,这比药片穿瓶更神奇!这是信仰,理当得到尊重。科学没有理由去侵犯合理的宗教信仰。但我们现在见到的是一种远说不上合理的信仰在公然强奸科学——一个弱智、邪恶、半人半兽的家伙,想要奸污智慧女神,它还流着口水、吐着粘液、口齿不清地说道:「我配得上她!她和我一样的笨!」——我想说的是:你搞错了。换个名字,到别处去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