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常识

今天遇到了三个事情,非常有关联性,有必要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个是辽宁卫视「老梁观世界」栏目的一期节目,「培训大师如何忽悠你」,对刘一秒和翟鸿燊两位成功学大师进行了「分析」,虽然不够一针见血,但也算到位了。相信不少人对后者的翟鸿燊是不陌生的,至少每次在机场的时候都能看到中信书店的电视里,有个大背头在那里用带有东北口音的腔调使劲儿忽悠职场厚黑学,至于刘一秒,则是传奇中的传奇,以忽悠中小企业土鳖老板作为那首,号称一年收入五个亿。这些「大师们」能横行江湖,当然跟这些土壤有关,如果出版社,书店能稍微有一点节操的话,我想他们还是不至于风靡一时的。如果受众能够提高一点识别能力的话,知道他们给你传授的都是糟粕和垃圾,他们也不会有今天的风光。改变这些骗子不太可能,要紧的是,能够让那些即将受骗的人多一点思辨能力。

第二个事情是看到微博上有个以「刮痧」为卖点的中医骗子发的微博

「有人说中医是‘骗子’,那就是说中医骗了所有的中国人长达几千年,几千年来我们的祖先傻成这样还创造出了东方文明,居然还未消亡淘汰,不可思议啊」

我想思维稍微正常一点的互联网人是能够指出这种骗子的逻辑漏洞的,所谓中医,其实就是「旧医」,科学昌明的今天,现代医学(中医骗子口中所谓的「西医」)大行其道,这是历史的选择。日本以前也有旧医学,「汉医」,但人家早就把这些玩意儿废弃掉了,有用的留下,没有价值的则让它成为历史,这样社会才有可能进步。遗憾的是,能够看到仍然有不少人在给这种骗子捧臭脚,抬轿子。这种人要么是脑残,要么我想他本身就是骗子。能否拯救脑残,这是个艰难的事情。我想我自己做不到。

第三件事情是在写这则消息之前,刚看了慕容雪村的《中国,少了一味药》(唐茶阅读有售),我还没有看完,故事很吸引人。这本书讲的是作者卧底传销组织的经历,颇为传奇。那些深陷传销组织的人们,真是异常可怜,也可恨。文中有一句话写的非常好「有一种社会之病久治不愈,原因也是少了一味药,这位药就是常识」。非常赞同这句话,我想我们这一代人,甚至几代人都缺少「常识」这一剂良药。或许这一良药能治「脑残」。这是一本好书。一个作家如果能如实书写这个社会,那他就已经是个伟大的作家了。这是文学的良心。

什么是常识?对一个理性的人合理的知识。这是常识。理性与合理,这两个词语实在是太好了。什么是合理?举个例子,有人说「如果没有中医,中国人早就死光了」,这个合理么? 不合理,一个具备思辨能力的人直接可以告诉你,没有中医,外国人也没死光,中国的牛阿马阿蟑螂跳蚤,这些也没死光。他们都没有用中医。前面说到理性,理性意味着什么呢?可能你有长辈,比如父辈祖辈,以前是从事中医的(或是被救治过),但他们做过从事过中医(或被救治)并不代表在今天依然合理,不要被情感左右你的判断。这就是理性。再比如上文中提到的翟大师,他说自己是「美国国家大学」的客座教授,这所大学,央视已经报道过,是典型的克莱登大学,野鸡大学,请问一个人如果顶着这样的名头到处宣传,你认为这个人的可信度有多少? 他有可能是真正的大师么?不可能,因为,不合乎常理。

我想,任何一位受过现代教育的人都应该学会质疑,学会思考,学会掌握「常识」。这才不枉我们来这个世界一趟。

今日小道消息:阿里今年收购了一家在线音乐网站。遗憾的是,已经快大半年了,到现在还没弄利索,因为内部神仙太多,很多部门都要来插一腿。这样的收购,以后还有谁有信心把创业项目卖给你们呢? 或许也不需要再收购了,自行创新呗。

为什么中国互联网公司收购案例太少? 跟我们的创新有关,至于为什么,自己想。

题图: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