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星员工 Bob 到产品经理

一个神奇的故事:美国某公司的明星员工 Bob 将工作外包给位于中国沈阳的软件顾问公司,费用只相当于他自己薪水的 1/5 ,自己平时则悠哉悠哉的上网冲浪购物什么的,还年年被评为明星员工。

这个故事具备吸引眼球的所有潜质,这两天在网上迅速流传开来。可惜的是,故事不是真实的(我在最开始也上当了),已经被辟谣。

但是这个故事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这个环境的真实的一面。现实生活中应该有过这样的人。或许有人遇到过类似的神人。

要我说 Bob 这哥们儿-假定有这么个人吧,资源调配很有一手,绝对具备做中国互联网公司高管的潜质,被开除有点可惜了,建议 Bob 来中国应聘一些公司的高管。

Bob 会把日常事务由秘书处理(我就知道不少互联网公司高管开会,会议记录都是由自己秘书代劳),其它事情由下属处理,自己晚上写写邮件跟老板沟通沟通,没准儿还能被各种媒体评为优秀职业经理人呢。

你身边有 Bob 么?

昨天另一个很搞笑的事情是看到中国企业家网站的文章赫然写着「产品经理的年薪一般在30-50万元左右,国内互联网行业产品经理年薪范围一般在60-80万间,70万左右的偏多。」

险些把下巴惊掉了。这些媒体这么乱写,不知道要让多少初出茅庐的毕业生一头扎进产品经理这个行当,简直就是误导人嘛。这些不负责任的报道导致这个行业从业人员更加浮躁。这行业不缺明星,缺少踏踏实实做事的人。

当然了,我相信这样高薪的产品经理是有的,假定他是 Bob 好了,建议这么牛的产品经理把工作外包给中国企业家杂志那篇文章的作者,估计只需不到 Bob 工资的 1/5 即可,然后 Bob 自己每天逛逛淘宝,逛逛微博,然后写邮件给老板就好了嘛。

Bob,你的名字有多少传奇。

—–插播一条友情提示—–

今天的消息:止泻宁(复方地芬诺酯片) http://t.cn/zjDakfN 近期不少还在初高中的青少年在滥用这个药物,服用后脸红身体发热,致幻,俗称「小白药」「肚子药」。这个药物很容易成瘾,对身体危害很大。不少地区已经对这个药物进行一定程度的管制。请家里有青少年的朋友留意一下,杜绝让青少年患上毒瘾。

我觉得这种信息比小道信息还重要。

热钱迷人眼

插播一条我刚才收到的一则有趣的案例。

——开始——

某网站是做社区起家的,前年创始人看见网页游戏市场火爆,一时眼花耳热,想转型做网页游戏。

因为本来是做社区的缘故,完全没做游戏的基础,也没技术储备,但就因为创始人那膨胀的自信,项目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开始做了。团队前前后后招了几十号人,老板自己当策划,甚至把自己早年写过的文案拿来给团队参考,正在兴头上当然也听不进别的意见,进度不尽人意,前前后后开掉好几个策划,其实全然不知是他自己的问题。

创始人对外号称要做到收入上千万,还以此忽悠了外面投资人几千万人民币。游戏前前后后折腾了一年多,去年下半年算是终于上线了,但上线后没人玩,他就让整个网站的广告位都给这游戏打广告,勉勉强强做到每天充值超过四位数,其实如果卖广告位估计也要比这个多吧? 但还是连团队的工资都发不起。去年年底老板急了,要改版,结果就是给游戏换了张皮,但玩家可不是傻子,充值直接降到3位数,最要命的是他从这次改版开始,让一个美术经理来管技术团队,直接导致了技术团队的几个主要程序员全部走人,这个项目也从此一蹶不振,简直就是非游戏公司想转型做游戏赚快钱但是失败的典型。

——结束——

如果这个案例具备一定真实性的话,我想创业者应该从中吸取一定的教训,「非游戏公司想转型做游戏赚快钱」并不容易,每个网站的成功有一定的基因,如果不考虑这些而冒然进入陌生的领域,无疑会自酿苦果。

创业团队被别人打败的时候其实并不多,很多时候失败来自自身。不是么?

或许有人会问,这是哪家公司?陷入到这种无聊的猜测没意义。我也不想陷入到无休止的争端种,重要的是,类似这种案例我想不少人都遇到过,以后或许还会遇到,这个过程会给我们一定的启发。

大家还经历过哪些狗血的失败项目? 不妨跟我说说。从失败中学习要比看那些成功的经验有用多了。

题图:第三套人民币背绿水印的一角钱。已经增值了 50 万倍。

电信运营商是中国最大的黑客

{写了一大堆内容,莫名其妙的没了。不知道原因,甚是郁闷。凭借记忆重新写}

最近家里的电信光纤宽带频繁弹广告,估计是到了年底的缘故,广告也疯狂。

要我说,电信运营商是中国最大的黑客。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电信想给你浏览器上弹个广告就弹个广告,想给你 DNS 劫持就来个劫持,你访问网址打不开随时变成 114 搜索,这是绝对的黑客手法嘛。

今天无意间看到所谓的「网络定向直投系统」(也称 iPUSH ),是由中国电信开发的划时代网络技术,可以以各种格式定时定点将广告推送到网络在线用户端的浏览主页面。 通过这个传播平台,不论电信用户在浏览器地址栏中输入任何网址进行浏览,网络定向直投系统均可将广告主动送达用户,不依赖于某个固定的网站。

网络定向直投系统「原理」:基于宽带接入网,通过对用户上网行为的分析,在用户上网时、或正在上网的过程中,系统主动、定向、策略性、个性化的向用户推送广告宣传信息。 方式:根据用户当前浏览的网站或匹配对应的关键字,向用户推送图片、Flash、视频等多媒体交互式广告内容。有朋友告诉我,这套玩意儿「通过对电信核心线路的过滤,把目标 HTTP 包整个给替换掉,换成他们自己的页面」,总之电信运营商为了牟利,上的全是黑客级手段。

再比如,有不少订户跟我反馈说收小道消息微信的时候会弹出广告,问题是,我从来没在微信内容嵌入广告(技术上个人用户也做不到),问过微信团队,他们自然也没做过。那么是谁干的呢?不是这些运营商是谁呢?是他妈的谁呢?

今日小道:有人说百度未来三年的 KPI 对百度网盘的用户数非常看重,明年目标是一亿。如此说来,百度一直缺少的用户帐户系统终于即将建成了。醉翁之意不在酒阿。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观点。

题图:黑客帝国

记非常沮丧的一天

对我来说,今天是非常失败的一天,早晨将近 10点钟出门,到下午四点钟才回到公司,这段时间里只办成了两件生活上的琐事,感觉非常沮丧,如果每天都这样,我想我肯定会疯掉。

上午第一件事儿还是相对顺利的,办完后,心里暗自高兴,看来今天能提前完成任务。

接下来准备第二件事情。这是个什么事儿呢?简单的说,就是原来汽车贷款还清了有一段时间了,要办理一个取消抵押的手续,已经拖了很久也没去办,今天准备办完算了,别再拖了。

不过办这个手续有个前提条件,如果是外地的身份证,还需要出示「暂住证」才行,为啥这样,打电话过去问,说是「规定」。谁知道是怎么个脑残规定。遵守吧,我自己以前倒是办理过暂住证,早就过期了,接下来就变成了要先办理暂住证的问题。

赶回原来的住处取相关的资料,准备照片。总算找到了一张照片。准备好相关资料,再去楼下物业仔细问了问还需要什么手续,又发了条微博问了一下去哪里办理,看看我准备的东西也够了,放了一点心,于是去吃午饭。

时间比较赶,就在楼下的新疆牛肉面对付一顿算了,正宗屌丝生活,不要忘本。要了一碗面,看还有牛肉串卖,大气的要了几串。吃了几口,刷刷微博吧,刚好看到一条微博说,现在的牛肉串羊肉串都是假的,死猫肉什么做的,WTF … 他妈的 … 我真后悔看了微博。

走吧,再去附近的派出所办事大厅,刚进大门,保安问我:你是谁? 你从哪里来? 你来做什么? 怎么来这么早?下午两点上班!

好吧,下午两点上班,还有半个多小时,等吧。

总算等到了办事人员吃完饭回来了,还啃着个大苹果,咔嗤咔嗤的很香。不知怎么,我想起来刚才的牛肉串来了 … 给了我一张表格,填写相关信息,其中人员类别一项很耐人寻味,摘录如下:

1 出租车司机 2 服装加工 3新疆饭店从业人员 4 拉面馆从业人员
5.环卫清洁工人 6.电影放映员 7.网店从业人员 8卫生技术人员 9建筑工人
10 农林牧渔生产 11 菜贩 12 流动摊贩 13 摊贩1(卖馕饼) 14 摊贩2(卖葡萄干) 15摊贩3(卖羊肉串)
16教师 17学生 18货车司机 19生产制造加工
20 工程施工 21 运输服务 22 装饰装修 23 餐饮服务 24 休闲娱乐服务
25 家政服务 26 保安物管 27 维修服务 28 废旧物品收购 29 其它商业服务
30 其它职业 31 失业或者无业

当然,这个是我拍照整理的,我不可能一下子记住这么多东西。
有的分类很怪,比如,电影放映员 ,现在还有人做这个么? 再比如,网店从业人员,这个也很能与时俱进呀。

看着这个暂住人员的分类,不由想起了周云蓬的《失业者》这首歌,歌中唱到:

我们活在租来的房子里,
我们活在公共汽车里,
我们活在蒙着灰尘的书里,
我们活在电视的荧光屏里。

我们活在电话的号码里,
我们活在商店的橱窗里,
我们活在制造幸福的车间里,
我们活在蜗牛的储蓄盒里。

一旦有一天看到了蓝天,
我们就成了无助的失业者,
一旦有一天嗅到了春天,
我们就成了陌生的局外人。

我们不属于工人阶级,
我们也不是农民兄弟,
我们不是公务员老师知识分子,
我们不是老板职员中产阶级。

因为我们看到过蓝天,
我们就成了无助的失业者,
因为我们嗅到过春天,
我们就成了陌生的局外人。

办好了暂住证,居然不要钱阿,感觉一下子占了政府不少便宜似的。他妈的,都来杭州七八年了,为这个城市也算做了这么多贡献,老老实实工作,乖乖纳税,还他妈的需要暂住证。

接下来去车管所,吭哧吭哧的总算赶到了,路上被超车若干次,被鸣笛若干次。好在是白天,没有人拿大灯晃我。

到了车管所大厅,复印,填写表格,排队,出示各种证件,谢天谢地,总算办完了? 哦,还要去另一边等最后一道手续。

等的时候无聊查一下违章记录,一个哥们儿凑上来神秘兮兮的跟我说: 有违章? 花点钱,帮你处理好,一个小时就能搞定…一般人儿我不告诉他。

这他妈的都什么事儿阿?

回到公司后我在微博上说今天真沮丧,只办了两件琐事,有一个朋友的留言说:一天让你办两件事情已经够高效的了。庆幸吧。(大意)

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儿。还好办完了两件事儿,心情一下子好像又轻松了起来。

回到公司,打开电脑一看,不少朋友私信我说马云要辞去阿里 CEO 了。

马云为什么这么做?
谁会做接班人?
马云真的是 ET 么?
后马云时代阿里如何前进?
阿里什么时候上市?

这些我怎么会知道 … 对这类信息阿,关注一下赶紧忘掉,大家这是着的哪门子急呢?就好比一个农夫吃饱了反而担心皇帝家没喝到热乎的豆浆一样,人家不喝豆浆。

倒是今天一个朋友跟我说了「虎扑」的很狗血的事情,限于篇幅,明天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