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不要讲

—–回家车票—–

大家都买到回家的火车票了么? 相信还会有不少公司的员工在为买票发愁,网上抢不到票的话,很多人估计要去购票点排队买票了,建议各公司能为这些还没买到票的员工提供一点便利,比如提供个购票假,别算旷工,多少也是个福利。

因为前几天浏览器购票插件的问题,导致今天 GitHub 遭到了屏蔽,技术人很愤懑,但又无可奈何。我心里也挺堵得慌。

—–关于总结—–

今天微博上看到某个创业团队创始人写的反思,烧了 5000 万美元,血本无归,创始人写出了长达三千字的「惨痛教训」(平均一个字儿一万多美元呀),还都是一些类似「谨慎选择方向,仔细判断地利与天时」之类的屁话。投资人看到估计要哭了,你们不是说投资就是投人么?现在这些投资者估计要自己打脸了阿。

不过换个角度,这样算繁荣经济了,为中国经济做了应有的贡献,起码带动了 GDP 阿。

—–批评中医—–

昨天那篇消息出去之后,顺手在我的微博上也贴了一下,然后就看到有中医粉儿上来反驳,还挺有意思的。

反驳观点之一是说,炎琥宁是化药,不是中药注射剂,你怎么乱给安呢?其实如果仔细看看炎琥宁的成份就知道这东西是披着化药马甲的中药注射剂。

第二种反驳的观点说,2011年全国药品不良反应报告事件共计80多万呢,中药注射剂才占比多少啊 ?是的,从这个数据对比来看,的确中药占比太小了,问题是一出问题就要命阿,何况限抗令之后,中药注射剂应用人群更广,数据必然还将持续上升。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事情是漏报和瞒报,「数据估计只占真实数据的十分之一,因为大部分过敏反映报告都被药商压下来了」。是不是只占十分之一我不知道,但是欺上瞒下一向是咱们这儿的传统。就当我造谣吧。

第三种质疑是抗生素问题更多,你怎么不把抗生素禁掉? 持这种观点的基本可以判定为脑残中医粉了。我没有权力去禁这个禁那个,我只是提醒一部分不知就里的人,中药注射剂这玩意儿风险这么大,你自己原意给自己用,就去用,但最好别用在小孩子身上,缺德。

从该微博的评论来看,留言者或本人或亲朋就有不少遇到过中药注射剂严重过敏的问题,岂不慎之?

其实涉及到中医这些东西,方舟子最擅长,建议大家有空看一下他的《批评中医》一书,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出版。非常有价值的一本书。严谨,思辨。才 20 多块钱。如果买之前不放心,也可以去豆瓣上看看别人的评价。

每当陷入到这种无意义的中医扯淡中我自己都觉得挺无聊的。真是无聊。我活了三十多岁,还没见过像冯先生这么无聊的人。

小道消息: LC 风格网被现代传播收购以事业部形式继续运营 。我也不知道 LC 风格网是个啥网站,起了这种怪异的名字。

小道之二:有人说百度在华强北一个月投入一个亿做预装,大家都在抢入口。

最近不少朋友问我怎么买小道盒子,别急,马上重装上阵!

题图:方舟子《批评中医》一书封面。

劣迹斑斑的中药注射剂

作为一个数据控,今天大致分析了一下中药注射剂的相关数据,触目惊心。

2012年8月1日,《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正式施行。这就是业界俗称的史上最严厉的「限抗令」,一纸政令下来,将近100种抗生素不能进入三甲医院,中药注射剂厂商们以及整个利益链条既得利益者弹冠相庆,他们的春天来了。

限抗令给了中药注射剂抬头的机会,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人会深受其害。

什么是中药注射剂? 《中国药典》给出的定义是「系指药材经提取、纯化后制成的供注入体内的溶液、乳状液及供临用前配制成溶液的粉末或浓溶液的无菌制剂」。还有其它形形色色的定义,包括披着「科学」外衣的定义。不管怎么定义,归根结底还是从中药中直接提取,其中具体的化学成本以及各种成分的毒副影响是糊里糊涂。而且,「注射剂中不溶性微粒的危害也应当引起关注。不溶性微粒是药物在生产或应用中产生的微小颗粒杂质。微粒进入血管后可引起局部栓塞性损伤和坏死,如肉芽肿、微血管阻塞、炎症反应等。」

全世界只有中国才有中药注射剂。奇葩,怪胎,荒诞。

中药注射剂的主要危害是什么?简单的说:中药注射剂绕过皮肤、黏膜这两道保护人体的天然屏障和肝脏的首过作用,直接进入人体分布到组织、器官,生物利用度很高,如有过敏源之类异物极易进入,远远不如涂在皮肤或存于消化道易于清除,危害很大。有不少中药即使口服也会造成严重的肝肾损伤,而绕过肝肾的过滤屏障,危害只可能更大。

根据《2011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1年全国共收到中药注射剂报告 65572 例次,其中严重报告 4034 例次。2011年中药注射剂报告数量排名居前的类别是理血剂、补益剂、开窍剂、解表剂、清热剂、祛痰剂(旁白:基本都是扯淡剂),占中药注射剂总体报告的 97.3%。2011年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事件报告数量排名前3名的药品分别是清开灵注射剂、双黄连注射剂和参麦注射剂。而 2010 年的报告显示,中成药报告数量排名前20位的品种中,中药注射剂有17个品种,前三位分别是双黄连注射剂、清开灵注射剂、参麦注射剂。可见,双黄连注射剂、清开灵注射剂、参麦注射剂,已是惯犯,并且连年夺冠。即便如此,中药注射剂依然能够堂而皇之的临床应用。而在国外,一款药物如果出现这么大的规模的问题,早就该被禁,生产厂家也可能被处罚到破产。

Screen Shot 2013-01-20 at 4.54.03 PM

值得注意的是,限抗令出台之前,中药注射剂的严重不良反应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已经较为突出。

必须要说的是,儿童被注射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问题触目惊心。

上面提到了临床实验这个问题。举个例子,穿琥宁、炎琥宁这两种注射剂,2009年发布的药品安全通告显示,早在 2005 年,SFDA 曾发出通知,要求修改穿琥宁注射剂说明书,增加「目前尚无足够儿童用药的临床资料」,删除用法用量项“小儿酌减或遵医嘱”等内容。但自2006年后,国家中心仍收到相当数量的儿童用药严重病例。

这个炎琥宁,有论文显示,「2008-2009年深圳市各级医疗机构上报的药品不良反应/事件中,炎琥宁连续两年位于中药或中药来源注射剂的首位。」

2012年9月,重庆药友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紧急召回安徽省内生产批号为12102863、规格为80mg的注射用炎琥宁。据悉,9月初,合肥10余名婴幼儿(是他妈的婴幼儿阿)注射炎琥宁治疗后,普遍出现休克状况。此前8月,江苏11名患者使用后出现不良反应,被当地药监局叫停。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随后才发布了第48期《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提示关注喜炎平注射液和脉络宁注射液引起严重过敏反应的问题。并且提到,14岁以下儿童容易过敏。通过以上信息可见,这类药物已经大量用在儿童身上。

为什么中药注射剂让生产厂家趋之若鹜?简单的说,暴利。对比国外医药企业,一款药物的研发动辄数十亿美金,而且周期长,要经过大规模临床实验,并且要通过苛刻的 FDA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这一关。而对于中药以及注射剂来说,研发上的投入成本相对非常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根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400多家企业生产109种中药注射剂,年销售额超过200亿人民币。更为可怕的是下面这句:年应用量超过4亿人次。(草大大页的)

江苏省前几天公布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2013年采购计划:预计采购总额达到84.9亿左右,前10全是针剂,累计近23.7亿,5个抗生素,4个中药+1个化学药物;前十种抗生素近15亿,4个中药针剂 6.8 亿。6.8 亿中药针剂,不知道要用在多少人身上,不知道有多少儿童。

你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没有用。但是用药,至少是我们可以选择的一个事情,当然还可以拒绝。尤其是如果自己的孩子被注射中药注射剂,我想作为家长,为了孩子的健康和安全着想,你应该直接了当的去拒绝这些垃圾玩意儿,不要让孩子不明不白的成为受害者。这也是我们做移动 App 「家庭用药」的初衷之一。

有越多的人拒绝这些害人的东西,这些不科学的东西才有可能被淘汰,不管这个利益链条有多么庞大。

Updated: 有中医粉上来指出,炎琥宁是化药,不是中药注射剂。妈的「炎琥宁是由爵床科植物穿心莲提取物穿心莲内酯化、脱水、成盐精制而成的脱水穿心莲内酯琥珀酸半酯钾盐」,还不明白的话看这里:http://t.cn/zOv9Pzt

休息一天

今日小道消息主编身体不舒服,暂停创作一天。还望见谅。

今日小道,有人说阿里云 OS 在接洽收购上海 E28 公司(上海毅仁)。收购啥都没戏,还是歇了吧。

中国的人口问题

移民,非诚勿扰,春哥,剩男剩女,希望工程,这些有什么内在的联系?

人口问题!

今天这么夸张的标题本来不是小道消息关注的犯愁,但这个问题真的跟每个人息息相关,有必要简单说几句。

中国人口数量太多了吗? 中国现在有 14 亿人,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中国人的确太多了。不过在读完《中国人太多了吗?》这本书之后,我也认为中国人口问题的确有很大隐患,现在中国人不是太多了,而是生少了。

为什么这么说?根据 2010 年中国人口普查的数据,中国生育率已经降到了 1.5 以下,也就是平均每个妇女只生不到 1.5 个孩子,普查出来的数据是 1.2 。在有些地区,这个数据非常低,上海的生育率甚至降到了 0.7 。如果不尽快采取应对措施,不采取措施刺激人口的结构趋向稳定,中国将不可避免的面临人口老龄化,变成倒金字塔形结构,人口老龄化将对中国社会产生甚远的负面的影响,除了日益沉重的养老负担,中国将在几十年后缺少青壮年劳动力,也将丧失创新能力,而我们的邻居日本就是前车之鉴,人口相对年轻化的印度将迎头赶上,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如果废除计划生育,中国人放开生孩子,会生多少?答案是即使放开生,也不会超过更替水平(2.1),根据世界上其它国家的经验,经济水平达到一定程度,生育率基本上不过超过 1.8。中国曾经在四个欠发达地区做过试点,即使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生育率也不过在 1.8 左右。

很多人耳熟能详的马尔萨斯人口论,适用于农业社会。但是现代社会已经不是农业为主了,中国农业占 GDP 的比重已小于10%,将来会更加降低,马尔萨斯的经济理论在现代社会已经是过时的理论。有人说,当年如果中国不做计划生育,经济怎么可能腾飞?这是个本末倒置的问题。改革开放以前经济不好并非人太多了,而是闭关锁国,计划经济的后果。

至于人口增多所面临的资源限制隐患,其实也不是问题。世界上资源匮乏的国家,经济反而更为发达,而资源丰富的国家,倒是战乱和腐败滋生。即使以粮食和水资源来说,前者中国养活再多的人口也没什么问题,因为粮食产量还在不停攀升;而中国水资源的利用还远远谈不上有效,如果利用更加充分,也就谈不上水资源危机危机。

当然,如果中国人口继续攀升,有些人或许还有疑问,不过这本书中基本有解答了。此书由梁建章和李建新合著。梁是携程网创始人之一,功成名就之后在斯坦福读完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人口以及创新领域问题;李是北大社会学系教授,人口学法学博士。这本书只有薄薄的200多页,但是读来真的觉得很沉重。

经济学泰斗科斯在谈到「计划生育」这个问题的时候也说「这是我听过的最为奇葩的政策。事实上这个政策具有潜在的毁灭性影响。如果中国一直执行独生子女政策,中国可能最终消失。中国至少需要允许“两个子女”的人口政策,这样才能维持人口增长」。

狗日的灭绝人性、违背天理、惨绝人寰的计划生育政策需要做调整了。我们听过太多的跟计划生育有关的悲惨的事情,不要再继续了。

———-

小道消息:小米盒子或许有满血复活的可能…

杭州创业团队招聘:1、有经验的能写前端页面(可以不包括 JavaScript )的PHP 程序员;2、有经验的能做简单交互设计的前端工程师。有意者微博联系 @白鸦

最近有朋友问,是否有什么微信公众帐号值得推荐的,今天推荐「Mac技巧」,由 @池建强 先生维护,写得很用心。微信添加帐号,搜索「Mac技巧」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