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流感可怕不可怕?

作者/方舟子

1997年在香港首次发现H5N1禽流感会致命地传染给人,轰动一时,禽流感从此进入了大众语汇。之后禽流感渐渐地淡出了公众视野。实际上在2003年H5N1禽流感再次出现后,它就没有再消失过,世界上每年都有人感染了H5N1,每年也都有人因此死亡。直到今年,中国还有2人感染H5N1,2人都死亡,但有多少人还在关心它呢?现在大家关心的新出现的H7N9禽流感。人们对病毒也是喜新厌旧的。

H5N1和H7N9都属于甲型流感病毒。流感病毒分为甲、乙、丙三型,其中最常见的、能引起严重后果因而也是人们最关心的是甲型。在流感病毒的表面存在两种蛋白质。其中一种能让血液中的红细胞凝聚在一起,所以叫做血凝素(简称HA或H);另一种蛋白质能把神经氨酸(一种糖类分子)分解掉,所以叫神经氨酸酶(简称NA或N)。这两种蛋白质因为暴露在流感病毒的外面,流感病毒进入人体后,它们就成了人体免疫系统的靶子。如果这两种蛋白质出现了变异,免疫系统识别不了它们,流感病毒就能躲过去。因此病毒学家就根据这两种蛋白质的变异情况来给流感病毒做进一步的分类,编上不同的号码。H5N1和H7N9的数字就分别表示其血凝素和神经氨酸酶的类型。

血凝素虽然最初是被发现能让红细胞凝聚而命名的,但是这并不是它的作用。它的作用是和细胞表面上一种叫唾液酸的糖分子结合。唾液酸的本来作用是吸附水分,让细胞表面保持湿润。但是血凝素能和唾液酸结合发生反应,让细胞误以为流感病毒是营养素之类的有用物质,把它“吃”到细胞里面去,这样病毒就混进去感染了细胞了。鸟类的唾液酸主要分布在肠道,而人体的唾液酸主要分布在呼吸道,而且鸟的唾液酸和人的唾液酸的结构不太一样,禽流感只能和鸟唾液酸结合,人流感只能和人唾液酸结合。因此以前人们认为,禽流感是感染不了人的。

但是1997年在香港发生的事件改变了这个看法。这是怎么回事呢?后来的研究发现,人体内其实也有鸟唾液酸,不过它的分布区域和人唾液酸不一样。人唾液酸集中分布在上呼吸道,而鸟唾液酸集中分布在下呼吸道,包括肺。人感染了人流感病毒,出现的是上呼吸道的症状,有时会并发肺炎,那也是细菌引起的,与流感病毒无关。但是人感染了禽流感病毒,由于感染部位就在肺部,直接就引起了肺炎。

禽流感病毒对人体来说是全新的病原体,人体免疫系统识别不了它,不能产生相应的抗体来消灭它。但是人体免疫系统还有别的方法消灭入侵的病原体,其中一个方法是用免疫细胞吞噬病毒。免疫细胞遇到病原体时,会释放一些细胞因子,向别的免疫细胞发出信号,吸引它们来一起消灭敌人。新来的免疫细胞也释放细胞因子,吸引更多的免疫细胞过来,如此持续下去。在正常情况下,这个正反馈的过程会得到控制。但是在遇到禽流感这种陌生而破坏性强的病原体时,免疫系统如临大敌,完全失控,聚集到肺部的免疫细胞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体液也越来越多,最终把呼吸道也堵塞了,导致呼吸困难,乃至死亡。所以高致病性禽流感的死亡率非常高,例如被H5N1感染的死亡率高达60%(实际可能比这低,因为那些病情轻的患者因为不知道得了禽流感而没有被统计进去)。

不过,因为禽流感病毒的感染部位是在下呼吸道,要被感染就不容易了,要吸入大量的病毒,病毒才会到达那里找到突破口。H5N1流行了十几年,全世界总共也就发现了600多个病例。而人流感的感染部位是在上呼吸道,病毒只要进入鼻腔,就能感染,全世界每年有5~15%的人被感染。也因为禽流感病毒的感染部位是在下呼吸道,病毒很难再跑出来,要继续传染给别人也就不容易,不像人流感,打个喷嚏或咳嗽一声,病毒就随着飞沫传播开去了。

所以目前发现的禽流感患者,基本上都是由于与禽类有过密切接触而被传染上的,只有两、三例是因为与禽流感患者有密切接触而传染上的。感染禽流感的后果虽然很可怕,但是被感染上的概率却是极低,只要不与禽类接触,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医学界之所以对禽流感高度警惕,是因为担心禽流感在传染给人或其他哺乳动物(特别是猪、猫)的过程中,会发生变异,变得可以和人唾液酸结合,那样的话就会出现一种既能在人群中迅速传播,又是很致命的新型流感病毒。这种情形在上个世纪曾经发生过三次,在2009年也发生过一次。要发生这样的变化并不难。去年荷兰科学家通过实验发现,只要让H5N1的病毒基因组的5个地方发生突变,就能让该病毒变成很容易就在雪貂之间传播(其中4个是他们根据以前的流感病毒有意引入的,另一个则是通过人为让病毒在雪貂传播,传播了10次自然发生的)。现在发现H7N9已有了其中的3个突变,还差2个。

2013.4.10

(《新华每日电讯》2013.4.12.)

1984

蒲甘

最近几天这条信息引发了不少关注: 缅甸宣布对 Facebook 解禁,目前全球仅剩4个国家仍然对 Facebook 实施封锁,其中包括朝鲜、古巴、伊朗和中国.

不少朋友应该看过奥威尔的《1984》,或者起码听过这本书吧,不过你知道这是以哪个国家为背景写的么?

答案是: 缅甸。

提起缅甸,除了昂山素季之外还了解些什么? 这几天看了一份杂志,比较全面介绍了缅甸过去的一些历史情况。看后不寒而栗。

缅甸的新闻审查制度存在了 48 年零 14 天。于 2013 年 1 月 24 日正式废除。

缅甸曾经是世界上审查最严厉的国家。不但严密控制国内出版信息,也严格封锁外部信息。

缅甸曾经是亚洲第一富国,亚洲粮仓,现在是亚洲最贫穷的国家。

缅甸在 2011 年宣布开放时,人均手机量甚至在朝鲜之后。全国只有不到 1% 的人能上网。而在网吧里,因为审查需要,每 5 分钟截屏一次。政府要知道你在做什么。

缅甸现在的首都并不是仰光,2005 年迁都到新首都,「内比都」,是全世界最诡异,最荒凉的首都。直到 2009 年才开通移动通信。

要了解更多内容,可以看一下《南都周刊》 2013.03

插播一条信息: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的任务分工和有关要求通知,其中要求,2014年上半年出台并实施信息网络实名登记制度;2015年出台并实施以公民身份号码为基础的公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制度。

心情很糟,就到这里吧。

今天推荐几个微信公众账户:

1.深夜谈吃

美食家们会喜欢这个帐号. 致力于「报复社会」,每个工作日深夜发送由吃货写给吃货看的原创美食经验,让饥肠辘辘的你倍感煎熬。

微信号「Foodtonight」

2.鬼脚七
分享电商资讯、搜索变化、淘宝动态、产品设计、管理心得、生活感悟;偶尔文艺,偶尔深沉。

微信号「Taobaoguijiaoqi」

3.丁香医生
此前推荐过. 丁香园面向大众领域的公众帐号,定期发送医学知识。目前内容关于类风湿方面的内容比较多。关于医疗和健康的,扫一下关注上不费电。

微信号:「DingXiangYiSheng」

题图:缅甸历史名城蒲甘。

点击{阅读原文} 可以访问过去推荐的公众帐号列表

生命科学与骗术

生命科学与骗术

文/王小波

我的前半生和科学有缘,有时学习科学,有时做科学工作,但从未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充当科学的辩护士,在各种江湖骗子面前维护它的名声——这使我感到莫大的荣幸。身为一个中国人,由于有独特的历史背景,很难理解科学是什么。

我在匹兹堡大学的老师许倬云教授曾说,中国人先把科学当作洪水猛兽,后把它当作呼风唤雨的巫术,直到现在,多数学习科学的人还把它看成宗教来顶礼膜拜;而他自己终于体会到,科学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但是,这种体会过于深奥,对大多数中国人不适用。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科学有移山倒海的威力,是某种叫作“科学家”的人发明出的、我们所不懂的古怪门道。基于这种理解,中国人很容易相信一切古怪门道都是科学;其中就包括可以呼风唤雨的气功和让药片穿过塑料瓶的特异功能。我当然要说,这些都不是科学。要把这些说明白并不容易——对不懂科学的人说明什么是科学,就像要对三岁孩子说明什么是性一样,难于启齿。

物理学家维纳曾说,在理论上人可以通过一根电线来传输;既然如此,你怎么能肯定地说药片不可能穿过药瓶?爱因斯坦说,假如一个车厢以极高的速度运动,其中的时间就会变慢;既然如此,三国时的徐庶为什么就不能在人间?答案是:维纳、爱因斯坦说话,不该让外行人听见。我还听说有位山里人进城,看见城里的电灯,就买个灯泡回家,把它用皮绳吊起来,然后指着它破口大骂:「妈的,你为什么不亮!」很显然,城里人点电灯,也不该让山里人看到。现在的情况是:人家听也听到了,看也看到了;我们负有解释之责。我的解释是这样的:科学对于公众来说,确实犯下了过于深奥的罪孽。虽然如此,科学仍然是理性的产物。它是世界上最老实、最本分的东西,而气功呼风唤雨、药片穿瓶子,就不那么老实。

大贤罗素曾说,近代以来,科学建立了权威。这种权威和以往一切权威都不同,它是一种理性的权威,或者说,它不是一种真正的权威。科学所说的一切,你都不必问它是从谁嘴里说出来的、那人可不可信,因为你可以用纸笔或者试验来验证。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有验证数学定理的修养,更不见得拥有实验室,但也不出大格——数学修养可以学出来,试验设备也可以置办。数学家证明了什么,总要把自己的证明写给人看;物理学家做出了什么,也要写出实验条件和过程。总而言之,科学家声称自己发明、发现了什么,都要主动接受别人的审查。

我们知道,司法上有无罪推定一说,要认定一个人有罪,先假设他是无罪的,用证据来否定这个假设。科学上认定一个人的发现,也是从他没发现开始,用证据来说明他确实发现了。敏感的读者会发现,对于个人来说,这后一种认定,是个有罪推定。举例来说,我王某人在此声明自己最终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我当然不是认真说的!),就等于把自己置于骗子的地位。直到我拿出了证明,才能脱罪。鉴于此事的严重性,我劝读者不要轻易尝试。

假如特异功能如某些作家所言,是什么生命科学大发现的话,在特异功能者拿出足以脱罪的证明之前,把他们称为骗子,显然不是冒犯,因为科学的严肃性就在于此。现在有几位先生努力去证明特异功能有鬼,当然有功于世道,但把游戏玩颠倒了——按照前述科学的规则,我们必须首先推定:特异功能本身就是鬼,那些人就是骗子;直到他们有相反的证据。如果有什么要证明的,也该让他们来证明

现在来说说科学的证明是什么。它是如此的清楚、明白、可信,绝不以权威压人,也绝不装神弄鬼。按罗素的说法,这种证明会使读者感到,假如我不信他所说的就未免太笨。按维纳所说的条件(他说的条件现在做不到),假如我不相信人可以通过电线传输,那我未免太笨;按爱因斯坦所说的条件(他说的条件现在也做不到),假如我不相信时间会变慢,也未免太笨。这些条件太过深奥,远不是特异功能的术者可以理解的。虽然那些人可能看过些科普读物,但连科普都没看懂。在大家都能理解的条件之下,不但药片不能穿过塑料瓶,而且任何刚性的物体都不可能穿过比自身小的洞而且毫发无损,术者说药片穿过了分子间的缝隙,显然是不要脸了。那些术者的证明,假如有谁想要接受,就未免太笨。如果有人持相反的看法,必然和「骗」字有关;或行骗、或受骗。假如我没有勇气讲这些话,也就不配作科学的弟子。因为我们已经被逼到了这个地步,假如不把这个「骗」字说出来,就只好当笨蛋了。

关心「特异功能」或是「生命科学」的人都知道,像药片穿瓶子、耳朵识字这类的事,有时灵,有时不灵。假如你认真去看,肯定碰上他不灵,而且也说不出什么时候会灵。假如你责怪他们:为什么不把特异功能搞好些再出来表演,就拿他们太当真了。仿此我编个笑话,讲给真正的科学家听:有一位物理学家致电瑞典科学院说:本人发现了简便易行的方法,可以实现受控核聚变,但现在把方法忘掉了。我保证把方法想起来,但什么时候想起来不能保证。在此之前请把诺贝尔物理奖发给我。当然,真正的物理学家不会发这种电报,就算真的出了忘掉方法的事,也只好吃哑巴亏。我们国家的江湖骗子也没发这种电报,是因为他们的层次太低。他们根本想不到骗诺贝尔奖,只能想到混吃混喝,或者写几本五迷三道的书,骗点稿费。

按照许倬云教授的意见,中国人在科学面前,很容易失去平常心。科学本身太过深奥,这是原因之一。民族主义是另一个原因。假设特异功能或是生命科学是外国人发明的,到中国来表演,相信此时它已深深淹没在唾液和粘痰的海洋里。众所周知,现代科学发祥于外国,中国人搞科学,是按洋人发明的规则去比赛规定动作。很多人急于发明新东西,为民族争光。在急迫的心情下,就大胆创新,打破常规,创造奇迹。举例来说,五八年大跃进时就发明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一样,上点岁数的都记得:一根铁管,一头拍扁后,做成单簧管的样子,用一片刀片做簧片。他们说,冷水从中通过,就可以变成热水,彻底打破热力学第二定律。这种东西叫作「超声波」,被大量制造,下在澡堂的池子里。据我所见,它除了割破洗澡者的屁股,别无功能;我还见到一个人的脚筋被割断,不知他现在怎样了。「特异功能」、「生命科学」就是九十年代的「超声波」。 「超声波」的发明者是谁,现在已经不可考;但我建议大家记下现在这些名字,同时也建议一切人:为了让自己的儿女有脸作人,尽量不要当骗子。很显然,这种发明创造,丝毫也不能为民族争光,只是给大家丢丑,所以让那些假发明的责任者溜掉有点不公道。我还建议大家时时想到:整个人类是一个物种,科学是全人类的事业,它的成就不能为民族所专有,所以它是全人类的光荣;这样就能有一些平常心。有了平常心,也就不容易被人骗。

我的老师曾说,科学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学习科学,尤其要有平常心。如罗素所言,科学在「不计利害地追求客观真理」。请扪心自问,你所称的科学,是否如此淳朴和善良。尤瑟纳尔女士说:「当我计算或写作时,就超越了性别,甚至超越了人类。」请扪心自问,你所称的科学,是否是如此崇高的事业。我用大师们的金玉良言劝某些成年人学好。不用别人说,我也觉得此事有点可笑。

现在到了结束本文的时候,可以谈谈我对所谓「生命科学」的看法了。照我看,这里包含了一些误会。从表面上科学只认理不认人,仿佛它是个开放的领域,谁都能来弄一把;但在实际上,它又是最困难的事业,不是谁都能懂,所以它又最为封闭。从表面上看,科学不断创造奇迹,好像很是神奇,但在实际上,它绝无分毫的神奇之处——如马林诺夫斯基所言,科学是对真正事实的实事求是——它创造的一切,都是本分得来的;其中包含的血汗、眼泪和艰辛,恐非外人所能知道。但这不是说,你只要说有神奇的事存在,就会冒犯到我。我还有些朋友相信基督死了又活过来,这比药片穿瓶更神奇!这是信仰,理当得到尊重。科学没有理由去侵犯合理的宗教信仰。但我们现在见到的是一种远说不上合理的信仰在公然强奸科学——一个弱智、邪恶、半人半兽的家伙,想要奸污智慧女神,它还流着口水、吐着粘液、口齿不清地说道:「我配得上她!她和我一样的笨!」——我想说的是:你搞错了。换个名字,到别处去试试吧。

信息墒与微博

China Looking Over My Shoulder

不知道小道消息的订阅者中有多少是女性,节日快乐!

零.
发现有些人不太放心邀请我试用一些还未正式发布的产品,担心我会乱批评。其实啊,我哪会那么不知深浅,一般邀请我试用的,已经给了我好大面子,产品好用我当然会夸奖,不好用我甚么都不说也就是了。

一.
不少微信公众帐号被封了,我开始还以为是微信要一刀切,如果真不让写我也就坡下驴把这个小道消息关闭算了,自己也能轻松一点。后来了解到是因为别的原因,既然用了这个平台,当然就要老老实实遵守规则,不做错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二.
看到不少朋友给我留言,表达了他们对于广告的看法,绝大多数都是支持的,很感动。不过我还是保持微信的纯粹性,别搞一些乱七八糟的,如果没有了乐趣,其它都没有意义。

三.
今天写点小科普.

下面这段话是我大约十几天前看到的:

「投资者喜欢将微博与Twitter进行对比,因为两者都存在字数限制,并且都很热门。然而,两者有一个根本不同,即140字中文能够包含比140个英文字符更多的信息。中文文字的信息熵为11.3,而英文字符的信息熵仅为4.7」

关键词是「信息墒」,我相信很多人都看过这篇报道,但估计没有多少人对其中的这几句话怀疑。我怀疑的原因是这个数据有点问题,跟我记忆中有差异。

于是用「信息墒 中文」作为关键词搜索了一下,得到关于信息墒的基本数据是这样的:

英文:4.03 bit
法文:3.98 bit
西班牙文:4.01 bit
俄文:4.35 bit
中文:9.65 bit

这是联合国通行的几种文字的信息墒数据。这个数据跟新闻中的数据并不一致。

但是新闻中的 4.7 / 11.3是怎么来的? 4.7 是以英文 26 个字母计算,如果每个字母出现次数平均的话,将得到 4.7 的数值;11.3 则是以汉字常用字 2500 个来计算,得到 11.3 的信息墒值,但实际上,英文字母出现的次数并不平均,还有空格的出现也会影响,所以,英文实际上是 4.03 应该靠谱一些。

这个是维基百科中的示例,估计这位记者也看了维基百科,但是没有仔细看这个数值只是为了举例说明而已,记者疏忽,并没有进一步求证学术文献。而 9.65 是当汉字个数达到 12366 的时候得到的计算值。

读到这里,可能有人一头雾水,信息墒是什么东西呢? 「墒」(Entropy)是一个物理学中的概念,初中物理就提到了热力学第二定律。至于「信息墒」这个概念则是 1948年信息论创始人香农提出来的,用来解决信息的量化度量问题。通俗一点说,单个信息是没有多少意义的, 通常要衡量一个符号或者一串符号序列(Message)的平均信息量,这个平均信息量就是信息墒。

汉字的信息墒比较高,带来的结果是,同样数量字符,汉字信息量大,但是通信传输过程中成本高、效率也比较低。

从上面的数据来看,汉字的信息墒总要比英语大,所以,同样 140 字的限制,平均一条微博的信息量要比一条 Tweet 多不少。人们常说「中文博大精深」,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倒也不是一句空话。

至于 Twitter 为什么是 140 字符限制,很多人会告诉你是因为手机短信是 140 字限制,其实啊…这样说也不太严谨,手机短信是 160 字符(7 Bit)限制,Twitter 设置为 140 字是为了留出 20 个让人用来写自己的名字。网上已经有过很多介绍我就不赘述了。如果好奇的话,大家可以去搜索一下。

知道信息墒对我们普通人有啥用呢? 这样说吧,如果有出版社找你翻译一本书,你看了一下英文书字数,然后出版社跟你签署合同的时候,实际上是按照中文字数签署的… 然后,你懂了吧?

时间关系,以上或许有写错的地方,欢迎指正。一般我如果留下一点明显的错误,大家的反馈就会非常踊跃。HOhoho

题图:漫画 China Looking Over My Shoulder.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下载我们开发的一款面向大众的健康类 App 「家庭用药」,希望这款工具在特定的场景中能帮到你。使用的过程中,如果有问题,请反馈给我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