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三个名字后,他终于不做记者了

欢迎你来到「线索」的世界。此文当然是转载。


庞皎明到底还是离开了他热爱的新闻业。作为记者,他一次次走入别人的世界,但他的从业经历却是一个谜。清华大学陈昌凤教授说,在中国深度报道没落之日,庞皎明的离开增添了一个悲情的注脚。因为离开,所以敢说。来听听他讲述自己不为外知的故事。

主讲人:庞皎明 (前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

我12月16日刚离开财新(注:财新传媒,旗下有《新世纪周刊》、财新网、《改革》等产品),我现在和财新没有关系了,所以我讲话可能更放得开一点,因为没有太多的顾忌。

我离开财新可能或多或少也是跟报道《邵氏弃儿》有关系。所以我从微观的层面讲一讲,我对媒体的观察和自身的故事。

2007年,我在《中国经济时报》做记者的时候的时候接触「邵氏弃儿」的爆料,但不能发表出来。当时我的名字是庞皎明,是我的本名。后来我因为批评性报道不得不离开《中国经济时报》,进入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改了一个名字叫做上官敫铭,还在一直关注「邵氏弃儿」,但也因为环境的原因没能报出来。

我在南都待了三年,之后去了财新。当时财新刚从《财经》杂志独立出来进行创业。「邵氏弃儿」的稿子终于得以发表。这篇稿子对于财新而言,不管是影响力还是美誉度都是最好的一篇,没有之一。胡舒立(注:财新传媒总编辑)私底下也给了我一笔钱作为奖励。

但是,这这篇报道给我本人并没有带来好的影响,它给我带来有很大的打击,以及各种各样的压力。2011年5月9日,报道发表后,我马上被有关部门盯上了。

他们发现原来上官敫铭就是庞皎明。大概4个月后,我被有关部门勒令开除。我的一位朋友把这个消息隐讳地发在了微博上。很多人问我怎么会被开除了?但是我不好说明。

当时有关部门采取了一种很卑劣的手段,我所有的个人信息包括个人电脑都被入侵。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当时财新发表了一份声明称有记者邮箱被入侵,其实是我的邮箱被入侵了。后来财新用比较智慧的方式让我换了一个名字。

我跟胡舒立说我想换一个谁都想不起来的名字。我当时起的是一个比较女性化的笔名叫「黄依梦」,胡舒立看了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说是依靠梦想,我们是理想主义者,姓黄是指「黄粱一梦」的意思。胡舒立感觉很悲凉,不让我起这个名字。讨论了之后,她认为「郑道」这个名字很大气,寓意「人间正道」,所以就用了「郑道」这个名字。

变成「郑道」的我又开始投入一线的采访,但是因为我做了几期封面报道,在当时还有一定的影响,我又被有关部门发现了,说不是让开除了这个人吗,怎么又出现了?

胡舒立比较巧妙,回应有关部门说,你们以为开除庞皎明那么容易?如果开除的话,万一他忍不住说出来,那可能是一个国际事件。因为我有国外的媒体朋友。所以当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这个事内部解决了。

之后因为环境的因素,我被彻底停职。不过还好,我专心学了一年英文,把英文水平提高了很多。到今年四月份,形势有所好转,我可以出来活动了,就开始全国各地的跑,做了不少选题,也写了很多稿子。

但是今年8月份抚顺大水,我去采访。因为报道的死亡人数与官方口径不一,有关方面注意到我,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说怎么这个人又出现了?这一次周刊就慌了,不知道怎么办。后来采取了一种很巧妙的方式,向有关部门提交了一份书面的报道,说「郑道」其实并不是「上官敫铭」也不是「庞皎明」,郑道是法制组的集体笔名。

当然这很智慧,但对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很不爽,因为我辛辛苦苦的把「郑道」的名气做出来,现在又归零了,我觉得环境非常不好。

当然,我离职也是因为对时局比较悲观。我现在自由了,没有东家也没有职业,所以我现在说话可以不负责任。

–EOF–

回应一下阿里巴巴集团的一个以及一群傻B

注:以下内容针对的是这条微博:http://weibo.com/1773585223/zEqzukxJF

更新: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对这件事情大动肝火。对于引起问题的那条微博,我想说的是,如果有问题,公关给我个私信或是打个电话让我删掉,我会照办。如果说我造谣,起诉我或是去新浪微博举报,我也接受。但这么一个事情,你们两万多人的公司,在内网和微博开动宣传力量搞我,从 CEO 到一线员工一起声讨,这有点高射炮打蚊子了吧? 既然如此,不得不回应了。

这么多狗算个屁

正文如下:

我中午看到丁香园一位同事说「兴尽而来,败兴而返」(我原微博写的是「乘兴而来,兴尽而返」refer 没文化真可怕)是错的,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到看到了一位现在在阿里就职的员工所写的长篇檄文才明白。该檄文大家能找到,我逐条逐段(数字为对应原文的段落)写一下我的看法。

1. 既然此阿里员工对我不算熟悉还能写这么多,真乃奇人,实际上我也不认识这个人,见都没见过。佩服。数据库方面我算不上牛人,给牛人提鞋都不配,尤其是现在淘宝支付宝的技术团队,牛人辈出。

2.「互联网第一公知」这个帽子真特么大,衷心祝愿你们全家都公知。

3.4. 两段一起回应吧。我引发事端的 那条微博 有问题,没错。但还没到「造谣」的份儿上,(也没必要让几万人的公司都这么紧张吧? 周一在某朋友婚宴上碰到阿里某位 VP,说起这个事儿,我说「有迹象在逐步淘汰」,这个够严谨了,你可以说我玩文字游戏,但被媒体添油加醋解读,我也没办法。是不是真的如该微博所说在淘汰,我也不能完全肯定,我得到的消息是:

  • 1. P5 以下层级转岗没戏.
  • 2. 去年到现在变相裁了不少低层级的人.
  • 3. 外包了不少业务,包括前一段时间说裁员保安哥哥这事(后来群情激愤而反对,未果).

重复一下,我说的是「有迹象」。

更新: 后来此 VP 说他是在婚宴上「质问」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谁不知自己几斤几两,随便聊聊就「质问」了? 怪哉。

5. 这句话你怎么理解都行,我可不好意思让别人特么感恩,愿意感恩都去阿里巴巴吧。

6. 我是 2005 年的时候 P3(早期的层级)进入的阿里,对应到后来的 P6,层级变化时,定级对应到 P7。我 P7 的时候,支付宝只有鲁肃是 P8,我升到 P8 的时候(应该是2007年底2008年初)年的时候,技术部只有鲁肃是 P9,另一个 P8 是苗人凤。这么说不算泄露公司机密吧? 2008 年我和直接管理者发生一系列冲突,去做闲职一段时间,向外推广支付宝技术影响力。有人说我顺路给自己的影响力,我自认问心无愧。我离职之后,到现在,整个技术层级天翻地覆,更多的牛人进来,更多的牛人晋升。现在来看,该层级的确不高,逼格不够。顺便说一下,阿里这位老员工,工号两千多号,工作了 10 来年,层级不过是 M3 而已, 还是跟现任 CEO 一起打天下的呢,跟我三年前离职时层级是一样的,也没什么可以骄傲的,不过这次价值观表现优异,可能被老陆破格晋升,如果这样的话,我甘愿做垫脚石。

7. 新媒体算个屁,我用业余时间玩的也不差。名声又算个屁? 我现在已经懒得到处做会议虫子懒得跟人吃饭交换名片。还他妈用树立形象么?

8. 孙子才能产生你这样的逻辑,我不止一次跟人讲,阿里现在的技术真牛,淘宝支付宝技术体系已经牛的不得了,去年针对双 11 的一篇文章,「谈谈阿里系的技术积累」,还可以找到。去看一下,不费电,顺便给你涨涨姿势。

9. 没错,我还算是股东。批评和建议都可以说。还不至于让我闭嘴吧?

10. 这个比喻不错,跟阿里「骚」文化契合。

11. 我上次去参加淘宝周年庆的活动,是私人朋友给我的票,不是阿里公关部,也不是支付宝员工关怀部门给我的票,也不是什么亲属给的票。这次要去参加也是私人朋友邀请我去参加。也不是公关部和员工关怀部门。我是给朋友面子,不是给阿里巴巴面子。阿里巴巴公司纵然再大,算个屁? 你找个阿里 VP 来请我我都不去。「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也是一句好话,并不是什么「败兴」,阿里巴巴员工(尤其是高管)多读几本书吧,你们枫林晚生意并不好。

12. 按照我的分类法,你真算不上是脑残,应该是「傻B」。

13. 感恩你麻痹,不按规则玩,直接用「马云式」VIE 处理手段,对 Yahoo! 感恩了么? 员工利益受损,创业者利益同样受损。违背契约精神是事实,丢人丢到国际上去了。

14. 按照你的逻辑,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是「造谣」才对。

15. 我不知道你发这条微博的时间是用工作时间还是用的私人时间,从「14:52」这个时间戳来看似乎不是私人时间,也或许你在休假。好吧。你是个好员工。真心建议你不要把我遗忘,你说呢?

–EOF–

至于标题,「一个以及一群」,不是指代全体,大部分人都能看明白。至于「傻B」这个词是阿里某团队的口头禅,借用一下。

我心知黑暗,但仍向往光明

吉林大火之后,厦门又是一场火。

新的消息是事故原因是因为有人纵火自焚,接着传出纵火嫌疑人的日记内容,甚至还有微博地址,看了之后,虽然无法证实,但我还是冒着被喷出翔的危险我发了一条微博:

{如果厦门那个纵火嫌疑人的微博内容是真的的,令我不寒而栗的是「思明公安局户政处的董科长」,一个刀笔小吏,利用规则戏弄身处弱势群体的一个老人,逼得他走投无路采取最极端的做法来报复社会。董科长,你真他妈的牛啊}

这条微博发出之后,很大一部分回复都是谴责纵火嫌疑人的,大意是「社会对你不公正,也不至于烧公交啊」。这话当然也没错,只是感觉有点不太对,于是我又发了一条微博:

{有人说,社会对你不公正,你就要去烧公交吗? 社会毁了你一辈子,毁掉你的青春,让你娶不上媳妇,让你没法退休,让你吃不上饭,你就要去烧公交吗? 当然不要。不管你怎么绝望,怎么悲凉,你都要相信党,相信政府,充满正能量。但是一个弱者为什么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对待社会呢?}

这条微博发出之后,又有一部分回复的意见表示: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拐是政府。还有的人说:为啥不冲着董科长去?

可是,就算冲着董科长去,可这个人以前几十年从城市发配到农村应该找谁? 摆个摊被取缔找谁? 就算去政府大楼去自焚,按照这些人的逻辑,这也不对,难道公务人员里面就没有好人了么?就没有无辜的人了么?

我知道这样的事情最好不评论,或者发出一句感慨「这个社会怎么了?」算是最高明的态度。只是,我是想为自己发声,记住:不保护我们社会里面的弱者,不去维护社会弱势群体的那一点点权益,将来受害的就是我们自己,我们自己也是弱者。

到现在为止,媒体也没有完全确认信息的真实性,我们就当是谣言好了。有微博网友告诉我不要相信这些谣言,要相信官方的消息。这话也对,有什么社会能靠谣言和小道消息活着呢? 纵使没人当我们是公民,但我们也要以公民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是不是?

说起事情的真实性,最后的结果估计是: 纵火嫌疑人精神有问题。你特么怎么可能精神没问题? 说你精神有问题,你就是精神有问题。虽然人已死,无法对死者再做精神病鉴定 – 医学还没发展到这地步,但是,还可以去向家人邻居取证,最后拿出铁的事实来证明,他就是一个精神病人。这是偶发事件。同时,有关部门庄严承诺,以后, BRT 公交上要放置 32 个大铁锤,以便乘客随时逃生。

事情到此,应该就结束了,很快就会有新的社会事件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把过去的事情忘掉。

也或许有人会考虑把这个拍成电影吧,但是,如果这是一部电影题材的话,肯定通不过广电总局的剧本审查,是不是应该还有一种结局?

这个事情本应有另外一种结局:

市民陈先生去户政处申请修改户口信息,接待他的是董科长,刚好心情不错,可能是董科长的孩子刚考了个好成绩,或是刚有人请吃了一顿饭,总之,心情很好,听了陈先生对自己身世的介绍,大老远的跑了这么多趟,心生恻隐之心,虽然陈先生没给送好处,但也顺手帮着处理一下。

拖了许久的事情终于解决,陈先生口里谢天谢地,心里感恩戴德,走在大街上心情也很舒畅,顺着人群上了快速 BRT 公交,今天公交上人很多,有个学生还主动给他让了座,陈先生道了谢,问了一句,原来这位学生还是高考生,陈先生问了问今年高考作文是啥? 学生告诉他之后,陈先生想起自己的年轻时代,大好青春浪费在上山下乡上了,多少有点伤感。

陈先生正在出神,车到站了。

回到家里,打开闪着雪花的电视,陈先生看起了新闻联播。新闻联播说到,最新的某某政策即将覆盖更多的弱势群体…

很可惜,这个结局没有发生。

我心知黑暗,但仍向往光明

Updated: 官方消息出来了,说纵火原因是「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

Android Market Stats

Android App Market 分布

前段时间在小道消息里做了一次小调查,「安卓用户都用什么市场获取 App?」 收到了几千份回复。我花了不少时间才统计完。这份数据有大家的参与,所以必须要回馈给大家。

需要注意的是,数据只代表小道消息读者的使用习惯。在分析之前要考虑用户特征: 我的微信账户「小道消息」的读者。否则数据会被误读。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