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封「用户体验」更好的求职邮件

写一封「用户体验」更好的求职邮件
昨天抛出了一个话题: 如何写一封「用户体验」更好的求职邮件,让 HR 或是招聘者对你顿生好感。

我之所以要写这个话题,是因为我在处理求职邮件的时候,就深受「用户体验」不好的困扰,很是头痛。从求职者的角度上说,你的目的是让招聘方(一般是 HR)从数十封甚至上百封简历里把你筛选出来;从招聘方的角度上看,则是如何从数百封简历里筛选出感兴趣的人。其中的关键就在于,你的求职邮件要传递足够丰富恰到好处的信息。

我给出的一些注意事项如下:

1.先注意收件人用什么邮箱。举个例子,如果收件人留了 Gmail 的邮箱,标题怎么写? 写多长合适? 正文第一句话应该是什么? 不明白为什么,打开你的 Gmail 看一下,如果你有 Gmail 的话。

2.如何避免求职信进入收件人垃圾箱?

3.你的邮件发送出去,收件人收信之后,看到显示的名字会是什么? 中文名? 英文名? 还是火星文? 不知道怎么设置的话,翻看一下邮箱的帮助。为什么有人讨厌求职者用 QQ 邮箱? 我想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用 QQ 邮箱的人「名字」那个地方显示的都有问题。

4.你谋求什么岗位? 如果是 HR 处理你的邮件的话,每天面对很多种岗位的求职信,怎么知道你是针对哪一个岗位求职?

5.针对谋求的岗位,你最关键的优势是什么? 最关键的技能是什么,最关键的经历是什么? 用一两句话写出来,写在邮件正文里。

6.你的简历能够让接收者方便的打开么? 你用的是 Word 简历还是 PDF 格式的简历? 如果对方电脑没安装 Word 怎么办? 你用的简历文档是怎么命名的? 是简单的写了「简历.doc」还是「你的名字-技能-求职职位.doc」,你知道类似后者的格式会让 HR 节省多少时间么?

7.你还在用前程无忧那种老掉牙的简历模板么? 说实话,那个模板真的已经让无数招聘者审美疲劳了。尤其是有些人根据那个模板填写的还不够认真。

8.你有必要在正文里深情款款的贴你的所谓求职信么? 还是以「尊敬的公司领导」作为开头? 很多时候都没必要。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我很少去看简历中的求职信。当然会看邮件中的正文,如果看到不那么肉麻又令人感兴趣的内容,而且还没什么错别字的话,肯定会加深印象。

9.你的邮件,接收者在手机上也能很方便的阅读么? 不确定的话,自己发给自己,然后测试一下。你邮件里的附件,接收者在手机上也能方便的查看么?

10.如果招聘方终于打开你的简历看了,对你感兴趣,准备通知你面试。你猜,通知你之前他/她最关心什么? 当然,你可能猜不到。绝大多数人会需要确切的知道你现在在哪个城市的哪个区,是否能方便的过来面试。问题是,你写清楚了么? 没有的话,那就写明你现在在哪个城市发展,当下,人在哪里。你是否愿意到招聘方所在的城市或是区域发展。

怎样算是「用户体验」良好? 就是你做的事情必须为对方考虑,而且,你的确考虑到了。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看到我以前发的招聘信息。

测试: 淘宝微信屏蔽测试

为什么这么多「毛派企业家」?

所谓「毛派企业家」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印象中几年前就有媒体做过以此为题的报道,中国最成功的企业家,几乎都是毛派。

简单的概括一下,「毛派企业家」有如下特征:以毛泽东思想为师,以毛选为个人或企业管理教材,以「农村包围城市」「游击战」为纲领制定企业战略战术,以延安作为革命圣地,时常组织公司管理者参观旅游一番。他们还经常把企业发展的转折点比做遵义会议。他们对企业追求绝对的控制力,不放松管理上的权力,不遵循规则自己创造规则,蔑视契约精神。

放眼全世界,大概只有在中国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在美国恐怕听不到哪一个企业家说他从华盛顿或是林肯那里吸收企业管理经验,在日本,也听不到稻盛和夫们从天皇言论中得到启示。如果有的话,恐怕会当做异类吧。只有在中国,「毛派企业家」隐隐然却是主流,无论是还在神坛上的企业家还是那些失意的企业家从不讳言从毛那里借鉴成功的经验和思想,细思恐极。

毛派企业家

为什么这么多「毛派企业家」? 或许不同的人会有不一样的解释。以我浅薄之见,改革开放也才三十多年,曾经有那么几十年里,没有所谓民营企业,也没有企业家,商业文化也几近铲除殆尽。现在最成功的这一批企业家几乎都是运动年代的间接受害者,大部分没受到现代教育,在他们最需要养成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时候,没有别的营养可以吸收,没什么别的东西可以阅读,耳濡目染都是毛,毛选大概是他们看的最多的书籍,正因如此,当他们有一天面对商业困境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会想到从最熟悉的东西那里得到启迪。毛选,是这一代企业家的圣经。

最资深一辈的企业家用毛的方法取得了成功,从历史来看,有其必然性;稍晚一点崛起的企业家,比如六零一代则听从老一辈企业家的教诲,或是从他们那里偷师,捧起了毛选作为他们管理武器。令人诧异的是七零一代也开始追随这个路数,他们跟随 MBA 同学一路去井冈山朝圣,去延安旅游,我猜测是因为一部分教授本身也是「毛派企业管理」的野路子…而八零一代眼看着也有这个趋势,这就十足吊诡了。

或许接受过西方教育的企业家能好点? 倒也未必。这些海龟中青年因为对国情不够熟悉,反倒热衷搞什么「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隐隐然是在追随青年毛的成长路线。

正是因为有这么多的「毛派企业家」,所以,才会看到诸多过劳死,诸多大干快上,赶英超美,亩产万斤,旁观者也才会把「一将功成万骨枯」挂在嘴边。你绝对听不到「以人为本」,企业员工就是机器,就是供养母体(Matrix)的克隆人。

有的时候,看到一两个知名互联网公司的企业家无门无派的管理风格,还是挺令人欣慰的。

这篇文章或许会引起一部分读者反感,评论我都预先写好了:你有什么资格评论那些企业家? 你有人家成功么?

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的。

题图:「革命时期」的海报一张

换三个名字后,他终于不做记者了

欢迎你来到「线索」的世界。此文当然是转载。


庞皎明到底还是离开了他热爱的新闻业。作为记者,他一次次走入别人的世界,但他的从业经历却是一个谜。清华大学陈昌凤教授说,在中国深度报道没落之日,庞皎明的离开增添了一个悲情的注脚。因为离开,所以敢说。来听听他讲述自己不为外知的故事。

主讲人:庞皎明 (前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

我12月16日刚离开财新(注:财新传媒,旗下有《新世纪周刊》、财新网、《改革》等产品),我现在和财新没有关系了,所以我讲话可能更放得开一点,因为没有太多的顾忌。

我离开财新可能或多或少也是跟报道《邵氏弃儿》有关系。所以我从微观的层面讲一讲,我对媒体的观察和自身的故事。

2007年,我在《中国经济时报》做记者的时候的时候接触「邵氏弃儿」的爆料,但不能发表出来。当时我的名字是庞皎明,是我的本名。后来我因为批评性报道不得不离开《中国经济时报》,进入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改了一个名字叫做上官敫铭,还在一直关注「邵氏弃儿」,但也因为环境的原因没能报出来。

我在南都待了三年,之后去了财新。当时财新刚从《财经》杂志独立出来进行创业。「邵氏弃儿」的稿子终于得以发表。这篇稿子对于财新而言,不管是影响力还是美誉度都是最好的一篇,没有之一。胡舒立(注:财新传媒总编辑)私底下也给了我一笔钱作为奖励。

但是,这这篇报道给我本人并没有带来好的影响,它给我带来有很大的打击,以及各种各样的压力。2011年5月9日,报道发表后,我马上被有关部门盯上了。

他们发现原来上官敫铭就是庞皎明。大概4个月后,我被有关部门勒令开除。我的一位朋友把这个消息隐讳地发在了微博上。很多人问我怎么会被开除了?但是我不好说明。

当时有关部门采取了一种很卑劣的手段,我所有的个人信息包括个人电脑都被入侵。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当时财新发表了一份声明称有记者邮箱被入侵,其实是我的邮箱被入侵了。后来财新用比较智慧的方式让我换了一个名字。

我跟胡舒立说我想换一个谁都想不起来的名字。我当时起的是一个比较女性化的笔名叫「黄依梦」,胡舒立看了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说是依靠梦想,我们是理想主义者,姓黄是指「黄粱一梦」的意思。胡舒立感觉很悲凉,不让我起这个名字。讨论了之后,她认为「郑道」这个名字很大气,寓意「人间正道」,所以就用了「郑道」这个名字。

变成「郑道」的我又开始投入一线的采访,但是因为我做了几期封面报道,在当时还有一定的影响,我又被有关部门发现了,说不是让开除了这个人吗,怎么又出现了?

胡舒立比较巧妙,回应有关部门说,你们以为开除庞皎明那么容易?如果开除的话,万一他忍不住说出来,那可能是一个国际事件。因为我有国外的媒体朋友。所以当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这个事内部解决了。

之后因为环境的因素,我被彻底停职。不过还好,我专心学了一年英文,把英文水平提高了很多。到今年四月份,形势有所好转,我可以出来活动了,就开始全国各地的跑,做了不少选题,也写了很多稿子。

但是今年8月份抚顺大水,我去采访。因为报道的死亡人数与官方口径不一,有关方面注意到我,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说怎么这个人又出现了?这一次周刊就慌了,不知道怎么办。后来采取了一种很巧妙的方式,向有关部门提交了一份书面的报道,说「郑道」其实并不是「上官敫铭」也不是「庞皎明」,郑道是法制组的集体笔名。

当然这很智慧,但对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很不爽,因为我辛辛苦苦的把「郑道」的名气做出来,现在又归零了,我觉得环境非常不好。

当然,我离职也是因为对时局比较悲观。我现在自由了,没有东家也没有职业,所以我现在说话可以不负责任。

–EOF–

回应一下阿里巴巴集团的一个以及一群傻B

注:以下内容针对的是这条微博:http://weibo.com/1773585223/zEqzukxJF

更新: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对这件事情大动肝火。对于引起问题的那条微博,我想说的是,如果有问题,公关给我个私信或是打个电话让我删掉,我会照办。如果说我造谣,起诉我或是去新浪微博举报,我也接受。但这么一个事情,你们两万多人的公司,在内网和微博开动宣传力量搞我,从 CEO 到一线员工一起声讨,这有点高射炮打蚊子了吧? 既然如此,不得不回应了。

这么多狗算个屁

正文如下:

我中午看到丁香园一位同事说「兴尽而来,败兴而返」(我原微博写的是「乘兴而来,兴尽而返」refer 没文化真可怕)是错的,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到看到了一位现在在阿里就职的员工所写的长篇檄文才明白。该檄文大家能找到,我逐条逐段(数字为对应原文的段落)写一下我的看法。

1. 既然此阿里员工对我不算熟悉还能写这么多,真乃奇人,实际上我也不认识这个人,见都没见过。佩服。数据库方面我算不上牛人,给牛人提鞋都不配,尤其是现在淘宝支付宝的技术团队,牛人辈出。

2.「互联网第一公知」这个帽子真特么大,衷心祝愿你们全家都公知。

3.4. 两段一起回应吧。我引发事端的 那条微博 有问题,没错。但还没到「造谣」的份儿上,(也没必要让几万人的公司都这么紧张吧? 周一在某朋友婚宴上碰到阿里某位 VP,说起这个事儿,我说「有迹象在逐步淘汰」,这个够严谨了,你可以说我玩文字游戏,但被媒体添油加醋解读,我也没办法。是不是真的如该微博所说在淘汰,我也不能完全肯定,我得到的消息是:

  • 1. P5 以下层级转岗没戏.
  • 2. 去年到现在变相裁了不少低层级的人.
  • 3. 外包了不少业务,包括前一段时间说裁员保安哥哥这事(后来群情激愤而反对,未果).

重复一下,我说的是「有迹象」。

更新: 后来此 VP 说他是在婚宴上「质问」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谁不知自己几斤几两,随便聊聊就「质问」了? 怪哉。

5. 这句话你怎么理解都行,我可不好意思让别人特么感恩,愿意感恩都去阿里巴巴吧。

6. 我是 2005 年的时候 P3(早期的层级)进入的阿里,对应到后来的 P6,层级变化时,定级对应到 P7。我 P7 的时候,支付宝只有鲁肃是 P8,我升到 P8 的时候(应该是2007年底2008年初)年的时候,技术部只有鲁肃是 P9,另一个 P8 是苗人凤。这么说不算泄露公司机密吧? 2008 年我和直接管理者发生一系列冲突,去做闲职一段时间,向外推广支付宝技术影响力。有人说我顺路给自己的影响力,我自认问心无愧。我离职之后,到现在,整个技术层级天翻地覆,更多的牛人进来,更多的牛人晋升。现在来看,该层级的确不高,逼格不够。顺便说一下,阿里这位老员工,工号两千多号,工作了 10 来年,层级不过是 M3 而已, 还是跟现任 CEO 一起打天下的呢,跟我三年前离职时层级是一样的,也没什么可以骄傲的,不过这次价值观表现优异,可能被老陆破格晋升,如果这样的话,我甘愿做垫脚石。

7. 新媒体算个屁,我用业余时间玩的也不差。名声又算个屁? 我现在已经懒得到处做会议虫子懒得跟人吃饭交换名片。还他妈用树立形象么?

8. 孙子才能产生你这样的逻辑,我不止一次跟人讲,阿里现在的技术真牛,淘宝支付宝技术体系已经牛的不得了,去年针对双 11 的一篇文章,「谈谈阿里系的技术积累」,还可以找到。去看一下,不费电,顺便给你涨涨姿势。

9. 没错,我还算是股东。批评和建议都可以说。还不至于让我闭嘴吧?

10. 这个比喻不错,跟阿里「骚」文化契合。

11. 我上次去参加淘宝周年庆的活动,是私人朋友给我的票,不是阿里公关部,也不是支付宝员工关怀部门给我的票,也不是什么亲属给的票。这次要去参加也是私人朋友邀请我去参加。也不是公关部和员工关怀部门。我是给朋友面子,不是给阿里巴巴面子。阿里巴巴公司纵然再大,算个屁? 你找个阿里 VP 来请我我都不去。「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也是一句好话,并不是什么「败兴」,阿里巴巴员工(尤其是高管)多读几本书吧,你们枫林晚生意并不好。

12. 按照我的分类法,你真算不上是脑残,应该是「傻B」。

13. 感恩你麻痹,不按规则玩,直接用「马云式」VIE 处理手段,对 Yahoo! 感恩了么? 员工利益受损,创业者利益同样受损。违背契约精神是事实,丢人丢到国际上去了。

14. 按照你的逻辑,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是「造谣」才对。

15. 我不知道你发这条微博的时间是用工作时间还是用的私人时间,从「14:52」这个时间戳来看似乎不是私人时间,也或许你在休假。好吧。你是个好员工。真心建议你不要把我遗忘,你说呢?

–EOF–

至于标题,「一个以及一群」,不是指代全体,大部分人都能看明白。至于「傻B」这个词是阿里某团队的口头禅,借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