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大未来

courage

有不少人喜欢纠结于你过去上过什么学校,做过什么事情,在某些公司做到什么级别,以此来判断你是否算是个「人物」。
如果上过的学校一般,或者是做事情没出来什么成绩,或是在某些公司没晋升到高管之类的头衔,在一些人的眼里你就不但在过去是一个混的不好的人,一个失败者,将来恐怕也是如此。

但谁断定人就不能成长了? 谁能断定能力就不能提升,不会抓到好机遇,不能做出惊人的事业呢?

时间拉回到大约二十年前,一个高考两次落榜的瘦弱年轻人,凑巧捡了个漏才考上的大学,如果以世俗的眼光看他,未来的前途未必有多么光明。即使是再有想象力的算命先生也不会预言到他以最大程度上塑造了中国电子商务,改写了当代商业规则。与之相似的是,又有谁能断定一个曾经普通的酒店服务生能成长为执掌几万人的公司 CEO ?

他们起于微末。没有谁能预知小人物的大未来。

我们见过的所谓励志情节,背后都是有无数的狗血事情所织就,不要放弃自己的勇气和大梦想。

芸芸众生多是「小人物」。或许我们中的太多人到最后也没做出什么「大」的事业,但记得我们做过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情,这也足够了。

–EOF–

{今日推荐}

App: 数读

爱范儿新推出了一款很有趣的 App,名字叫「数读」,以数字展现业界最新信息。注意不是「数独」。已经登录 App Store ,感兴趣的请去安装。

如是淼闻

阳淼先生的公众帐号。内容关注科技、历史和…男女。他的代表作《AV与愤怒》已经刊登出来了,不要想歪了,这是严肃文字。

微信号:「rushimiaowen」

题图:勇气

诸君周末愉快!

这篇文章来自「小道消息」,微信号: 「WebNotes」. 回复「声明」可以看到我对内容的声明。觉得文章对你有价值,点击{阅读原文}即可对作者进行小额赞助.

批评与诛心

Flowers

非常抱歉,今天没有足够的时间写文章了,在微博 ( @Fenng )上因为一点事情跟人拌嘴花了不少不必要的时间。本来想再写一篇长文,只得作罢。

诸君经常能看到我针对某公司会发布一些批评言论,但几乎所有的言论后面都会有人揣测「动机」,有个词叫「杀人诛心」,说的就是在批评对方之时,不就是论事,而是绕过行为、语言去指责对方此行为、目的、动机。

常见的诛心论调:你不懂感恩,你是想出名,你就是炒作…

坦率的说,不做诛心之论。我以前也做不到,实际上我的缺点太多了,希望在有生之年我能修正自己一些身上的弊病,更自主,更有独立人格一点。

–EOF–

做「小道消息」这个帐号这么久,我也真觉得有些倦怠了。这么长时间,不是为了虚名,只是为了好玩而已。但现在已经被太多人明里暗里所指摘,说好听的叫「不务正业」,说不好听的叫「欺世盗名」。特没劲。

我希望做到「乘兴而来,兴尽而返」。

{今日推荐}

InfoQ

InfoQ 是一个面向技术人员的社区媒体,很专业。这是 InfoQ 中文站的微信公众帐号,业界驰名的 QCon 技术大会就是他们办的。

微信号: 「InfoQChina」

英语流利说

英语流利说是一个英语口语学习的 App 。 我在这里推荐的是这个应用的微信服务。杭州的创业团队。

微信号: 「Liulishuo_App」

MacTalk

我之前推荐过的「Mac技巧」,不过别被名字误导,并非只写 Mac 内容,现在更多的是技术和人文相结合的文章,池建强先生的文章我很喜欢看。

微信号:「Sagacity-Mac」

题图:一位朋友寄来手绘的这张图。我很喜欢。

思维偏误

思维偏误

昨天我的一位朋友,一位创业者,愤懑地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有人跟我讲,有两家 VC 的老大,说我发微博太多,不像个创始人的样子,所以不会投资敝司…」

当然这位朋友还在创业中,别人这么说他也无法反驳。虽然我也知道他是个勤奋的家伙,包括他自己也说,平均一天也不过发四条微博,但依然有人觉得这样发微博太多了。

换一个场景,如果他已经创业有成的话,带领公司达到了某个阶段,我想很多人可能会说他创业之所以能行是他工作之余还能做到「发微博够多」,真勤奋呀。有人看到这里会笑,说怎么可能,有人会这么想?

怎么不是呢? 同样在微博上,前一段时间新闻报道各地的高考状元,不也说这些状元们有的喜欢「看电视打网游」,有的「从不上补习班」,有的「从不起早贪黑」嘛? 如果这些人没成为高考状元,相反落榜了,我想他们的亲友可能会批评他们落榜是因为「看电视打网游」或是「从不上补习班」导致的。

话说回来,在任何一个高考状元身上,你总能找到比较奇怪的一些地方,然后过分描述这些奇怪的习惯总会给他人造成一种错觉。

我听说国内某个创业者德州扑克打得非常牛,创业初期有一段时间给团队的工资都是打扑克赢回来的,当然,这位创业者现在的项目已经发展得非常好了,有些人听到这个,就会说,牛人,怪不得能做到这样。我们假设另一种可能,这位创业者失败了,因为各种原因,团队最后解散。有人听到他牌技高明这个事儿就会说: 他妈的,牌技这么好,肯定整天打扑克,还能创业? 问题是,他的牌技有多高明,我们无法判断他花了多少时间去打扑克,牌技跟他创业成功与否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同样,对我的那位创业中的朋友来说,每天发四条微博并不能证明他其他时间都泡在微博上。而发微博跟他的创业项目又有多大的直接关系呢? 尽管也有很多创业者从不发微博,但他可能是一个礼拜参加七八个行业扯犊子会议,你也无从判断他是否靠谱。

以上应该也是昨天我推荐的那本书中的思维错误之「幸存偏误」的具体实例。所谓「幸存偏误」是指生活中太多人更多看到成功,看不到失败,所以就会高估成功的希望,或是过份看重一些并不重要的因素。

每天在各种科技媒体上有大量的成功者案例,创业者应该少看一点这些玩意儿,每个创业成功的团队不管有什么特异之处,有一点他们是共通的,就是「做事」,这也是最基本的事情。

大力水手爱吃菠菜,但我们中的大多数都能明白吃菠菜不一定就能成为大力水手,作为一个成年人而不是小孩子,也没必要学大力水手去吃菠菜。

题图:M.C. Escher「Relativity」 1953

这篇文章来自「小道消息」,微信号: 「WebNotes」. 回复「声明」可以看到我对内容的声明。觉得文章对你有价值,给我留言说几句感想,或是分享给你的朋友们。

浅析传真机淘汰问题

传真机

前天的提问: 我想请大家思考一下,传真机作为一种落后的信息传递工具,为什么还没有被淘汰? 互联网发展这么快,有更多的更好的通信方式选择,为什么人们还是无法摆脱传真机这个东西?

本来我抛出这个问题是希望一部分读者能自己思考一下,结果微信里收到不少反馈都是「我是来看答案的,发现你啥都没说」。这让我还是有点失望,不少人在逐渐失去好奇心和寻找答案的乐趣。

坦率的说,很多问题在提问之前我也不知道答案,但是至少我可以动手去查找并且分析资料,尝试总结一下以供大家探讨。就传真机这个问题来说。到现在为止,传真机没被淘汰的原因有很多,并不是仅仅有新技术就能将其淘汰。

很重要的一点是传真机已经是一个被广泛接受的事物,传真的技术和产品都足够成熟。要消灭一个被广泛接受的事物是一件很难的事情。Windows XP 和 IE 6 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传统意义上的传真机依赖电话线路,有电话线的地方就可以接入。而电话线短期来看,似乎仍有不可替代性,短期内,有线电话依然会存在,传真线路也依然存在。

在政府机构和商业领域里,传真也已经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东西,有些机构或者商务合同,只接受标准传真件。推动他们进行流程革新,难度相当之大。

传真机相对容易使用,很多无法掌握互联网工具的中老年人也可以很容易的使用传真机。日本之所以传真机普及率如此之高,应该跟老龄化社会多少也有关系。

我查阅了一些数据,发现传真机在区域市场上并没有饱和。令我比较诧异的是,日本对传真机的依赖非常大,我查到的一份数据是每千人保有 93.31 台传真机,这个数据也是全世界最高的,相对而言,商业比较发达的美国,每千人传真机的保有量是 55.28 台。有人问,中国怎么样? 答案是每千人里面只有 0.44 台保有量。单从数据上来看,至少中国传真机市场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不少读者给我发来了他们考虑到的传真机没被淘汰的原因,比如传真件在法律上是得到承认的,当然主要原因是因为手写签名的法律效力,而如果用互联网工具,比如电子邮件,其有效性始终是一个问题。

传真是可追踪的,这一点也是互联网技术暂时无法替代的一个原因。如果有传真服务器的话,相当于有了一个信息传递的仲裁者。此外,传真能够确保信息到达。

几乎没有人提到的传真的一个特点是独特的安全性,这个安全性主要体现在传真可以算上是一种点到点的通信系统。相对互联网来说,则是一个发散的网状的系统,信息的保密性相对比较难做到。

对于现代中小企业来说,购买的多是多功能一体机,传真打印扫描等功能都具备,增加的成本并不大而且更为便利。也没有淘汰传真机的动力。

最近一些年来,已经有不少针对实体传真机的可替代方案,比如网络传真什么的,但这个依赖的还是传真体系。暂时怕是无法动摇根基。

传真机有可能被淘汰么? 当然能,我个人乐观估计 10 年之内还做不到。或许这个东西能有更长的生命周期。

有人说,电报作为一个曾经广泛被采用的系统不也被淘汰了么? 对于这个问题,诸位读者可以思考一下,就当是一个作业吧。

{今日福利}

我读了「多看阅读」的《清醒思考的艺术》一书,觉得这是本书值得推荐。我要来了 20 个兑换码,分享给读者朋友们,这次以「小道盒子」的购买者优先。小道盒子后续服务质量没能跟上来,我极大愧疚。

题图:传真机 艺术家 Siggi Eggertsson

这篇文章来自「小道消息」,微信号: 「WebNotes」. 回复「声明」可以看到我对内容的声明。觉得文章对你有价值,点击{阅读原文}即可对作者进行小额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