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贝塔咖啡旁听互联网创业者的谈话

今天下午在贝塔咖啡闲坐,凑巧旁听了一位互联网创业者和朋友的闲聊,一位是创业者(以下称:创业者),另一位是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员工(以下称:公司人),凭借记忆录入如下对话内容。

创业者:这一年创业,够累。

公司人:谁不累,在大公司工作,也累,整天的开会,活儿少会议多。晋升看来是泡汤了,年底奖金还不知道能发多少,不过刚收到邮件,说明年4月份发奖金了。

创业者:你是别人给你发奖金,总还有奖金,我是头疼怎么给别人发奖金。更难。

公司人:头疼发奖金说明有奖金发嘛,你还谦虚啥。这年头,创业团队能活下来都很厉害了。我可不是挖苦你,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是说真心话。对了,团队今年怎么样?

创业者:还能怎么样… 去年春节刚过那会儿团队就被挖走几个。有一个还去了你们公司… 说你们公司给的高,其实我们公司薪水也不算低了。

公司人:挖来的人给的薪水都高,我们这些老员工,有的薪水还不如今年的毕业生高呢,这些脑残 HR 不知道都怎么想的。

创业者:毕业生有这么高?

公司人:是阿,最高的有接近 30 万年薪,我敢说我们公司绝大多数员工都没这薪水,你说我们公司这招聘政策是不是有病?

创业者:莫非跟 HR KPI 有关?

公司人:谁说不是。我现在都没这薪水。

创业者:哎,薪水这个事情,从长计议吧。这还真是个怪圈,要不 HR 也找不到人阿。不过我们团队下半年倒是稳定多了,团队稳定,做事情也轻松,要不光头疼怎么招人了。

公司人:这是个好事情。今年电商圈裁人的多,下半年招人也方便。对了,你们跟某开放平台的合作怎么样了?

创业者:别提了,这个真是雷声大雨点小,费了好大的力气,结果上线后效果非常差。这些开放平台阿,就是让我们陪太子读书呢,这也不让做,那也不让碰,就剩下一些鸡肋服务给我们这些第三方开发者。

公司人:这个吧,从我们这边的开放平台来看,有时候完全是大公司高层的意图,接口负责人自己也没啥权力,也挺催悲。不过你们总会有点收获吧? 不是上次还给你们评奖了么?

创业者:是,得了一个二等奖,现在还没看到奖金呢。诚信阿…

公司人:可别说诚信了,现在我们公司内部抓腐败呢,上次抓了好几个,涉案金额还不少,都够判个无期的了。连工程师都有。

创业者:权力滋生腐败,你们这么大公司,没有腐败才怪。你不会被调查了吧?

公司人:我? 我调查别人还差不多,清水衙门,腐败也没机会。不过话说回来,要是那些人方直接把那么多钱砸到我脸上,我恐怕也会拿,谁能抵挡这种诱惑呢….

(沉默)

公司人:你们的 App 还不错,我平时也在用,还给好几个朋友推荐了。

创业者:谢谢阿,毕竟还是哥们儿阿!

公司人:今年移动 App 赚钱了么?

创业者:赚钱? 现在做App的有几个能赚到钱? 淘金的都不赚钱,倒是卖水的发了财。各种应用市场阿,刷榜的阿,赚了不少,我们也赚了,赚了吆喝…

公司人:哈哈哈。

创业者:你别笑,有的连吆喝都赚不到,光赔本了。

公司人:表示同情。不过别说创业公司,就是我们这种大公司,App 也不见得能怎么样。尽管公司说明年移动是重点。

创业者:市场混乱,乱中取胜吧。

公司人:哎,对了,融资谈的怎么样了? 上次说在谈?

创业者:下半年市场比较冷,很多 VC 撤的比博尔特还快。什么「别人恐惧的时候你贪婪」,都他妈的扯淡。反正我们团队钱也够用,过去几年也是这么活下来的。这事儿不急。融资的事儿,算是喜忧参半,大家都融不到钱,「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不足奇」,行业里的那些混子,早点死掉也好。

公司人:是「未足奇」吧,冬天真是来了。

创业者:可不是,别说互联网,就是今年冬天这气温也够冷的。

公司人:春节打算去哪儿?

创业者:我还真没想好。你呢?

公司人:找个地方晒晒太阳吧。

创业者:羡慕你。我回去也计划计划,给家人一个交代也好,没准儿还能顺便考察一下国外互联网。听说不少网游公司已经进军东南亚了。

公司人:嗨,你还真是随时随地工作阿。

创业者:创业,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嘛。痛、病,快乐着。

公司人:服了你了,其实你还是这么乐观。

创业者:走吧,吃饭去,我买单,去海底捞? 没准儿能碰上冯大辉那家伙呢。

公司人:哈,那家伙是不是海底捞代言人阿?

创业者:他的小道消息倒是挺有意思的,我每天都看。

公司人:我倒是觉得写的挺垃圾的。那家伙经常骂我们公司。

创业者:你这价值观还是不错的嘛。走吧…去晚了要排队了。

{根据记忆,录下如上内容。不算偷听阿,这两个家伙嗓门够大的,不听也听到了。}

{如有雷同,实属虚构,实属巧合。}

题图:窦唯专辑《山河水》封面 局部

  • brucexx

    .。。。这么多成语还记得。。